“五常”声明,意在以武止戈

2022-01-08 10:10:47 [来源:湖南日报·华声在线] [责编:欧小雷]
字体:【

图为2011年1月15日在位于伊朗首都德黑兰西南的阿拉克拍摄的重水工厂的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湖南日报全媒体记者 封锐

谁也没有料到,公历2022年的新年会有这样一个开头,全世界一时猜测纷起。

“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兰西共和国、俄罗斯联邦、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和美利坚合众国认为,避免核武器国家间爆发战争和减少战略风险是我们的首要责任……”北京时间2022年1月3日,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的国家元首,共同发表《关于防止核战争与避免军备竞赛的联合声明》。

近期各国因疫情、经济等矛盾,贸易争端、口水仗、制裁频发,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此时都争得不可开交了,突然五大国极其罕见地一致行动,在同一件事上达成如此的高度共识,形成令人惊愕的“反差萌”。不禁有人猜测,是不是要打大战了,动手之前先立规矩?细细梳理近一段时间的国际新闻后,能够发现,此时发表这样的联合声明,另有原因。

核不扩散和全面禁止,谁才是正主

整理近期与核武器有关的新闻,不难发现端倪:据美联社消息,联合国裁军事务厅2021年12月30日发给相关方一封电子邮件:原定于2022年1月4日在联合国纽约总部召开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查会议,因新冠疫情推迟至2022年8月1日。

在原计划召开审查会议的前一天,发表联合声明,似乎合情合理。然而,这已经不是本轮审查会议的第一次推迟了,由于新冠疫情,会期已经多次推迟,之前也没见发啥声明,为何独独这次,这么严肃地声明?

这就不得不提到另一则消息。2021年12月20日,日本共同社援引多名美国政府相关人士的话称,反对《禁止核武器条约》的拜登政府已通过外交途径,正式要求日本不要以观察员身份参加2022年3月举行的《禁止核武器条约》首次缔约方会议。

同样是有关核武器的条约,对《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全都加入了,而且仅仅因为疫情导致会期推迟,就特意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将继续遵守”;对《禁止核武器条约》,美国不仅自己反对,还要求别国不要参加。事实上,不止美国,拥有核武器的国家都没有参加这个所谓的《禁止核武器条约》,它就是一些没有核武器的国家搞出来的。

如今,《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查会议推迟,《禁止核武器条约》缔约方会议在即。一抑一扬,此时不发声,更待何时?

君子协定和武力保障,谁更值得信赖

针对一种武器,形成两个条约,遭遇不同对待。那么,这两个条约究竟有什么不一样呢?

按照《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有核武器的缔约国,不向其他国家转让核武器;没有核武器的缔约国,也承诺不制造核武器。而《禁止核武器条约》,则要求全面禁止核武器,并销毁所有核武器。表面看起来,它们的最终目标,几乎都是要建立一个无核武器世界。但它们的根本区别,在于可行性和执行力。

这就好比一群人,有的人拿棍棒,有的人却拿着刀,还有几个人不仅有棍棒或刀,手里还攥着枪支。只有棍棒或刀的人就说了,你们得放弃所有的枪支,那玩意儿杀伤力太强了又打得远。

拿枪的人也说了:别傻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就算自己放弃了枪,能保证别人也完全放弃吗,而且保不准有哪个趁机偷取枪支,到时候谁来制止他?这次是放弃枪支,下次是不是拿棍棒的人站出来,要求其他人放弃刀了?手里的枪仅用于自卫防御和慑止争斗,而且坚决防止枪支进一步扩散到更多人手中。

一种是倾向口头保证的君子协定,一种是倾向威慑手段的武力保障,谁更值得信赖?

没有核武器,就和平了吗?当年没有核武器的时候,日本那帮军国主义者,到处发动战争,最后一刻又是如何放弃负隅顽抗的?当今世界,由于核武器的相互威慑牵制,大国不敢轻易动弹。假如回到没有核武器的年代,有些小国只怕早就被吞得渣都不剩了吧。世界有个真理:和平要靠武力来维护。利器,只有掌握在谋求人类共同命运的正义之士手中,才能维护和平。

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既没有参加这个《禁止核武器条约》,也没有动用一票否决权去否决它。这个没有任何约束力的君子协定,就像不存在一样。但是,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不明真相的小国越来越多。所以,是时候表明自己的态度了。五大国联合声明,意即在此。

不扩散的大旗下,谁在偷奸耍滑

全面禁止难执行,核不扩散是共识。无怪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1月3日也通过其发言人声明,对五个核武器国家承诺将为避免核战争采取措施感到鼓舞。

但是,全球核不扩散的大旗下,某些国家却不顾大局,总是时不时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虽然嘴上做着承诺,但实际上为了自己的利益,合则用不合则弃,把国际条约玩弄于股掌之中,是全球安全的最大不稳定因素。谁能天真地相信,其他某些国家能像中国一样,是负责任的、言必行行必果的谦谦君子?

就在2021年9月,美国总统拜登、英国首相约翰逊、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举行视频会议,宣布建立新的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并且首个目标就是美英两国支持澳海军建立核潜艇部队,在澳南部城市阿德莱德建造核潜艇。此举引发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朝鲜等亚太国家担忧。马来西亚总理伊斯迈尔指出,“澳英美联盟”可能成为“引发印太地区核军备竞赛的催化剂”。

国际原子能机构现行的保障监督体系,无法对核潜艇动力堆实施有效监管,因此无法确保澳方不将核材料转用于制造核武器或核爆炸装置。分析人士担心,美英澳合作可能带来核扩散风险。美国国务院负责核不扩散事务的前官员马克·菲茨帕特里克说,这开了一个先例,如果有更多美国盟友得到核潜艇,它们可能会以获取核潜艇燃料为由而开始铀浓缩活动。

另一方面,既然美国可以向无核武器国家澳大利亚转让武器级核材料,那又有什么理由反对其他无核武器国家生产高浓铀呢?2015年7月,伊朗与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达成伊核协议:伊朗不提炼高浓缩铀,停建重水反应堆,允许更多核查,六国不追加对伊新制裁并松绑部分制裁。可是,2018年5月,美国政府却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随后重启并新增一系列对伊制裁。至今,伊美之间依旧分歧严重,伊核谈判前景难乐观,给地区安全蒙上阴影,让各国核不扩散的努力白费。

以武止戈,“武”只是手段,“止戈”才是目的。关于这一点,热衷贩卖战争的美国,似乎总难和中国踏在同一个节拍上。中国是联合声明的五个核武器国家中,唯一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国家,这一政策在减少核风险、防止核战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受到广大无核武器国家普遍认可和欢迎。

美国一些专家学者表示,如五核国同意“核战争打不赢也打不得”,那么美放弃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是合乎逻辑的下一步,拜登政府应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对此,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1月6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希望美方倾听国内外呼声,切实降低核武器在国家安全政策中的作用,在战略力量建设和部署上保持克制,采取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

玩弄条约,偷奸耍滑,只是不上台面的小花招。地球人类的征途是星辰宇宙,浩瀚无垠的星空充满未知的机遇与风险,没必要在地球这叶孤舟上内耗。一条船上的人,理应风雨同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