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事新办指南,不搞“一刀切”也有特殊价值

2020-09-09 09:44:01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堂吉伟德] [责编:印奕帆]
字体:【

堂吉伟德

9月7日,山东沂水提倡彩礼费1万以内、婚车不超6辆、喜宴倡导双方直系亲属参加的消息引发不少人关注。有网友提出,这一管理方式是否应该更人性化,有的人希望婚礼办得隆重一些,而且除了直系亲属以外,也有很多亲戚想要分享婚礼的喜悦。还有网友认为,这样的倡议很好,可以减少铺张浪费。(9月8日《北京青年报》)

山东沂水所出台的喜事操办指南并非首创,全国多地已行之在前出台了类似的喜事操办标准,一些地方因为配套了强硬的措施而引发了强烈的关注,比如2016年年初,四川省金阳县出台《关于遏制婚丧事宜高额礼金和铺张浪费之风的实施细则(试行)》文件,以10条刚性规定遏制婚丧高额礼金和铺张浪费之风,更早的2015年,四川省通江县所制定的类似酒席新规,同样也因为饱受质疑而改为“仅限制公职人员”。正是基于行政干预对个体权利的粗暴干涉,才有了对新规“一刀切”的公共忧虑。

红白喜事泛滥,攀比之风屡禁不止,已然成为民众的巨大负担,尤其是“天价彩礼”如同瘟疫般蔓延与渗透,并酿成了大量的社会悲剧。2017年1月11日凌晨1点半左右,河南省汤阴县一新郎因为天价彩礼,在婚夜锤杀新娘。天价彩礼,已成为影响社会和谐稳定的重要因素。移风易俗,遏制奢侈和攀比之风的泛滥,就当前形势和任务来看,无比重要而必要。以政府为主体进行倡导,出台相应的标准,也是文明构建的应有之义。

以红白喜事为切口的移风易俗,确有非行不可的必要性,不过较之目的正性而言,手段的正当性更为重要。出台喜事新办指南属于文明建设的范畴,采取“一刀切”的强制手段与否,关乎到个体权利的有效性。马克思说过,用不正当手段达到的目的,不是正当的目的。没有程序正义与公平,就没有结果的正义与公平。众多先例说明,无视个体基本权利诉求和利益考量的“酒席新规”,都可能会遭遇巨大的抵制而非普遍性欢迎,更别说主动而自觉的遵守。

山东沂水的新规不搞“一刀切”的强制性,以此通过倡议激起更多人的认同与参与,从目的到程序都值得称道。移风易俗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文明建设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尽管喜事新办指南在短期内难以达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制定标准和提出倡导,就具备了破题之义,同样具有不可替代的特殊意义。尽管其他地方已台了标准,但标准的本地化弥补了制度性空白,也是基础构建的必要选择。

除此之外,标准的制定为规范行为和文明遵循提供了参照。实行厉行节约,反对铺张浪费是总体性要求,最终要在红白喜事、“彩礼”等细节上落脚,范畴如何掌控,尺度如何拿捏,没有标准就没有参照,没有指南就没有界线,也很难真正进行有效的遵守和控制。彩礼费1万以内、婚车不超6辆、喜宴倡导双方直系亲属参加……这些标准指向明确、范围精确、界定精细,具有很强的操作性和实践性。在其内就符合减少铺张浪费、厉行节约的要求,超过范围则有铺张浪费和奢侈攀比之嫌,并且超过的幅度越大则行为性质越恶劣。

近年来,厉行节约、反对浪费已成为社会共识和一致行动,也取得了较为明显的成效,但离预期依然有不小的差距,移风易俗任重道远,还需付出更为艰巨的努力。这就需要我们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多方发力和多维推进,在尊重民俗和保护个体权利的基础上,不断创新手段和方法,激河全社会的认可度和参与度,发挥每个人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形成共治共建共享的文明创建和社会治理新格局,为移风易俗打下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