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育未来系于更多“硬核造梦人”

2020-01-08 09:50:27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邓海建] [责编:印奕帆]
字体:【

邓海建

从2018年到2019年,教育领域的最受关注的话题一直是“减负”和校外培训机构整顿。在普及素质教育过程中,国家政策导向、家长观念很重要,但最重要的一点,应该是教育资源的均衡分布,是更大程度和更大范围的教育公平。(1月8日经济日报)

如果说城市教育的短板在于“非重点校”,那么,中国教育的短板必在于最广袤的农村。无力改变的管理制度、无法融入的城市发展、备受审视的师德尊严和难以自洽的社会角色——这是不久前一份“田野报告”给我国乡村教师群体的精准画像。

在这个唯变不变的大时代,乡村教师依然是乡野大地上农村孩子的星辰大海。他们“心有光芒”,基层教育才会真正“必有远芳”。前几日,教育部教师司司长任友群在马云公益基金会首次举办的校长领导力论坛上表示,“我一直想说,和平年代最可爱的人就是我们的乡村老师。”

只是,有些数据可能比较发人深省:比如2016年到2017年,只一年的功夫,全国的乡村学校消失了将近8000所,从接近21万所,减少到20多万所。再比如,教育部曾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3年间,全国乡村教师数量由472.95万降为330.45万。短短三年内,乡村教师流失人数达142.5万,流失率达30%。

这些年,一个共识越发清晰:我们是该为乡村教师做些什么了。

一方面,于决策层面来说——早在2018年8月,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上,就提出了将农村中小学编制标准统一提高到城市标准,都按小学1∶19、初中1∶13.5的师生比核定编制,并且对寄宿制学校适当增加编制。另一方面,从实践层面而言——比如山东规定乡村教师晋升职称职务不作论文要求;宁夏对连续在农村中小学工作15年、25年且目前仍在岗的6674名教师,不设门槛和职位限制,直接晋升中、高级职称。湖南也对乡村教师“直接评聘为基层高级教师”打开了制度的绿色通道。此外,以马云乡村教师奖评选为代表的公益作为,亦在以民间的力量,助力纾解当前教育发展中“最短板”问题,进而形成全社会都关注乡村教育的氛围,重构乡村教育的良好生态。

教育,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说到底,教育是人的教育,是文化与文明最美好的“唤醒之道”。这些年来,乡村教师及乡村教育被高调提及,从民间版本的“乡村教师计划”“乡村校长计划”“乡村师范生计划”“乡村寄宿学校计划”等,及至官方版本的“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等,皆不止立足于补短板的诉求,更兼观照精准扶贫与乡村振兴,为中国乡村教育之天高水阔打造更多的“硬核造梦人”。

点滴作为,磅礴之力。就像我们反复追问的:比如一个民间公益计划,5年助力500名获奖教师,是否能影响我国乡村教育的未来走向?答案也许是肯定的。因为他们像一粒粒种子一样,在辽阔的农村天地“散作满天星”,点亮着一批又一批的孩子。

今天,我们唯有让乡村教师成为体面而尊严的职业,他们才能争朝夕、惜韶华,才能在更大程度和更大范围抵达教育公平,才能让千千万乡村孩子看到春风浩荡的未来和“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