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时代当根除“信息泄露”顽症

2017-06-09 08:49:03  [来源:华声在线]    [责编:曾晓晨]
字体:【

以每条0.5元的价格买入,再以每条0.8元的价格将学生信息加价卖给教育培训机构,形成一条黑色利益链。近日,安徽省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责任区刑警二队破获了这起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刑拘7人。令人惊讶的是,这些学生信息基本上涵盖了合肥所有中小学校。(6月8日法制日报)

今年6月1日我国正式施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司法解释明确规定了入罪的10种情形,其中包括贩卖个人信息50条以上即可入罪。

老实说,个人信息被贩卖已经引起了公愤,在这种侵扰中,人们完全成了透明人,家庭人员信息、个人财产信息、子女入学信息都得不到保护,基本没有隐私可言。此次合肥案件,被贩卖的学生信息基本上涵盖了该市所有中小学校,十几万人的信息足以定为大案。实际上,这种贩卖学生信息的犯罪行为在几年前曾经有过类似案例,2013年,《南方都市报》曾报道,为了揽到尖子生,深圳宝安中学、新安中学、宝安第一外国语学校等三所重点高中提前展开“掐尖”战,因此纷纷从倒卖信息者手中购买学生个人信息,导致公明中学初三年级500多名学生的个人信息全部外露。

之所以倒卖信息屡禁不绝,自然是因为有着一条隐晦的需求链,如教育产业需要学生信息、房地产业需要购房者的信息、而诈骗行业则更是不管来者何人,信息多多益善。倒卖信息的利润靠的是“走量”,薄利多销,这让占据信息收集工作优势的一些人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新闻调查就曾披露,银行、通信、部分国家机关、中介是倒卖公民个人信息的重灾区。这些信息被倒卖后,基本上用于电话诈骗、办卡套现、广告推销甚至是恐吓要挟和跟踪偷拍。

《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管理实施细则》等同时实施,一定程度上可对公民个人信息起到保护作用,但刑责显然不能真正消除信息倒卖这一社会顽疾。要想保护好个人信息安全,还需要从源头进行控制,目前除了在机构和中介等地提交信息之外,各种网站和APP也都要求用户注册身份信息,但运营者如果缺乏信息保护的技术能力和监管手段,也极易造成个人信息外泄。

大数据时代,信息保护是极其重要的工作,要想构建信息保护体系就必须根除信息泄露这一顽症,不给违法犯罪分子可乘之机,让个人信息保护工作步入良性轨道。■本报评论员 张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