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东省公安厅党组在哪里

2017-05-06 18:26:37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何晋文]  [责编:印奕帆]
字体:【

在近日刚刚播完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大结局中,汉东省公安厅党组书记、厅长祁同伟自杀,汉东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高育良被判刑。趁着大家意犹未尽的时候,笔者想提出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为什么汉东省公安厅党组对“班长”祁同伟起不到监督作用呢?

从电视剧来看,腐败分子祁同伟在暴露之前简直是为所欲为,可以很轻易地操纵组织实现自己的意图。例如剧中的程度,原本是京州市公安局一个分局局长,因为犯了错误即将要被清除出公安队伍,就在这个时候,祁同伟把他调到省公安厅任办公室副主任。按照相关的组织程序,干部的调任是要经过组织考察和集体讨论决定的。程度从一个市公安分局局长调任省厅办公室副主任,肯定是要经过汉东省公安厅党组讨论决定的。为什么他这样明显不合适的人选能够得到汉东省公安厅党组成员的多数赞同?是班子成员不清楚程度的情况,还是有其他原因?从剧情来看,大家对程度的情况应该是很清楚的,只是因为大家畏服他的权威,知道祁同伟能够得到他的老师高育良的无条件支持,而并不知道省委书记沙瑞金对祁同伟的一些做派极为反感,所以才会违心地表示对程度任命的赞同。

一位为人颇为正派的领导干部告诉笔者,在现实生活中对“一把手”的监督确实很难,主要体现在“上级监督太远、同级监督太软、下级监督太难”,有时情况甚至比该电视剧反映的还要复杂。并不是每一个反对腐败的人都能够像侯亮平一样,在被人诬陷后还能够得到上级的支持。在一些政治生态并非良好的单位,按照原则监督“一把手”是一件孤独的甚至是担惊受怕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有的正派的班子成员明明知道“一把手”有的事情做得不对(例如私设“小金库”,违规用公款购买高档烟酒和购物卡用于送礼,在干部选拔和招投标中搞暗箱操作等等),但是在班子开会讨论决定“三重一大”事项时也只能不痛不痒说一说。因为说得太尖锐,“一把手”的意图实现不了,就会不高兴。他一不高兴,以后就免不了在工作中会明里暗里制造一些障碍,一些势利的小人也会随之兴风作浪,如果与之抗争,传到上级的耳朵里,很有可能就是留下一个某某喜欢闹不团结的印象。至于为什么班子成员会不团结,则上级领导很少去深究。如果对“一把手”的监督,既不为同级领导所喜,也不被群众所知,更不被上级领导所理解和保护,那还有谁愿意去做呢?所以在一些单位,有的班子成员即使不搞“圈子哲学”,也会奉行“好人主义”。与此同时,一些“窝案”“串案”接连发生,有些地方和单位出现“塌方式”式腐败。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实际上提出了一个如何有效监督“一把手”的问题。近几年来,党中央在这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2013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作出了“两个为主”的具体规定:一是明确规定查办腐败案件以上级纪委领导为主,线索处置和案件查办在向同级党委报告的同时必须向上级纪委报告。二是明确规定各级纪委书记、副书记的提名和考察以上级纪委会同组织部门为主。为了强化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决定》还公布了派驻制度和巡视制度“两个全覆盖”的改革举措。这些制度设计,实际上都包含有解决“上级监督太远”,特别是“同级监督太软”的意思。

2016年1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又印发《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部署在3省市设立各级监察委员会,从体制机制、制度建设上先行先试、探索实践,为在全国推开积累经验。这个制度一个很重要的一个着力点,就是要破解监督“关键少数”,也就是监督“一把手”的难题。如何来做呢?强化监察职能的独立性就是钥匙之一。依据《方案》的规定,监察委员会由人大产生,意味着监察委员会对人大负责、向人大汇报工作。也许只有这样,才能破解“同级监督太软”的难题。

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提出了如何监督“一把手”的问题,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还没有解决好。监察委员会能不能真正解决对“一把手”的监督难题,我们不妨试目以待。

(作者在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工作,主任编辑,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