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校生“自杀”,背后实习乱象值得反思

2021-08-10 16:00:38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丁家发] [责编:印奕帆]
字体:【


丁家发

顶岗实习仅15天,湖北汉江科技学校17岁的职高学生余超,从深圳宝安华高王氏科技有限公司宿舍楼6楼跳下,送医抢救无效死亡。余超父亲无法接受“自杀”的结论,他将求助信发在网上,控诉这场由校方组织的集体实习中,工厂非法用工,强迫劳动,最终将儿子推向了死亡。(8月8日 《中国新闻周刊》)

这名17岁职高学生,顶岗实习仅15天就跳楼“自杀”,令人十分惋惜,是什么成为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职校生“自杀”背后的实习乱象,也因这起悲剧而“浮出水面”。笔者认为,职校生被当作赚钱工具等乱象,值得多方反思,或许,正是无法承受的强迫劳动等情形,压垮了这名花季少年。

毋庸置疑,实习是教育实践的重要环节,有利于职校生将课本上的理论知识,运用到工作实践中。然而,在现实中,不少职业院校却把职校生顶岗实习,当作敛财的工具,除给实习学生发放少量报酬外,大部分顶岗实习的报酬,被学校克扣“侵吞”下来。而对一些工矿企业或服务行业来说,职校生顶岗实习,是相当不错的廉价劳动力,既解决了用工短缺的难题,又无需按照正式员工支付较多的工作报酬,能节省一大笔用工成本,在自身逐利的考量下,他们当然也愿意“配合”和学校对学生合法利益的损害。而如此非法用工、强迫劳动等实习乱象,成为职校生难以承受之重。

理想的“丰满”,和现实的“骨感”造成巨大反差,再加上超强度的被迫劳动,很有可能成为压垮极少数职校生的“最后一根稻草”。在调查结论未出来之前,对这名17岁少年的“自杀”原因,笔者不敢妄下结论。但这并非汉江科技学校第一次在集体实习期间出现事故,2019年3月,该学校学生何某先被劳务公司派往广东一家汽车电器厂实习,1个月后,在未告知何某家长知情或同意的情况下,又将何某安排到东莞市某电子有限公司实习。何某在该工厂从事体力劳动,每日工作时间长达12-13小时。实习6天后,何某在寝室楼里坠楼死亡。类似悲剧凸显的剥削职校生的实习乱象,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并加以严肃整治。

教育部等五部门制定的《职业学校学生实习管理规定》明确提到,职校学生实习岗位应与所学专业对口或相近;除相关专业和实习岗位有特殊要求,学生跟岗和顶岗实习期间,实习单位不得安排学生加班和夜班。但职校生实习乱象仍层出不穷,近半年,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上反映“中等职业学校实习不对口”的留言屡见不鲜,涉及江西、江苏、四川、河南等地一些职业学校,问题包括安排实习专业不对口、向学生收取费用、长期排夜班等情况。说到底,一些职业院校和实习单位无视《规定》,把职校生实习当作赚钱的工具,如果乱象得不到遏制,悲剧还有可能再次上演。

笔者认为,职校生不是廉价劳动力,更不能沦为学校和实习单位的赚钱工具。学校克扣实习工资、强迫劳动等违规违法行为,已严重损害职校生的合法权益,必须严肃问责和惩处。应当视其违法违规情节轻重,给予学校和相关责任人相应处分和处罚,直至吊销其办学资格,涉嫌犯罪还应追究刑事责任。而对实习单位把职校生当廉价劳动力等违规违法行为,同样应予以严厉的行政和经济惩罚。多管齐下严治,才能起到震慑和警示教育作用,彻底遏制大薅职校生“羊毛”的乱象,类似悲剧才能杜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