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着扶贫款举债扶贫的僵化尤须打破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张立]

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近日有新闻报道,47岁的老孙是山西省忻州市的一名第一书记,去年5月老孙为村里谋划了养猪项目,向当地扶贫办申请20万元资金,并通过审批。如今猪仔都出栏了,钱只拿到一半。他跑断了腿,磨破了嘴,准备了一肚子理由,就换来俩字:等着。老孙被迫举债10余万元落实扶贫项目。(4月15日央广网)

一方面是扶贫干部急需扶贫资金推动产业扶贫,另一方面却是扶贫资金在账户上“睡大觉”。错位的扶贫政策,既有前期规划和设计时的粗放与疏漏,也反映出一些地方干部在扶贫工作中缺乏应有的担当,致使扶贫工作有钱派不出上用场。

已经申报了养猪扶贫项目,上面财政资金已经下拨。按理说,扶贫资金专款专用,严丝合缝没有瑕疵,但是,因扶贫产业申请的扶贫资金,就因为扶贫产业内部调剂而变得“不合法”起来。挪用扶贫款项,对于哪一个从事扶贫工作的干部都不愿担当的责任,因此,即便扶贫资金在账户上“睡大觉”,发放部门也即不愿意担当这个风险,扶贫干部干着急,但却不能突破专款专用的红线。

是扶贫资金专款专用的政策有问题吗?显然并不全在于此。扶贫资金专款专用,是保障扶贫资金用在刀刃上的底线。但是,如果扶贫产业在规划时大而化之,缺少对阶段、环节、氛围的再划分,扶贫资金只能在某个范围内使用,却不能在同一扶贫产业的另一氛围上使用,无疑是暴露出扶贫规划设计上的不科学,这种不科学遭遇上扶贫资金专款专用的底线,可以建猪圈、进猪苗的扶贫款就不能买猪食,如此就会让扶贫工作“碰一鼻子灰”。

扶贫干部老孙的遭遇并非个案。2017年,国家审计署公布的全国158个贫困县扶贫审计结果显示,84个县形成将近20亿元闲置资金。这批钱像隔着“玻璃门”,看得见,摸不着。可想而知,有多少扶贫项目“望钱兴叹”,也由此阻滞了扶贫进程更不得而知。

扶贫工作是个系统工程,也应是绣花工程。精准扶贫,不仅要精准打到贫困对象,要抓住怎样扶贫,还要让扶贫资金用到真正需要用的氛围、时间,用到真正需要的贫困村、户身上。扶贫资金未得到有效利用的梗阻不打破,资金使用效益最大化,加快扶贫就将成为一句空话,至少它阻碍了扶贫进程。

2017年中央财政安排的专项扶贫资金超过860亿元,2018年扶贫资金的规模已经超过了1000亿元,这也是连续三年每年增加200亿元。扶贫资金总量不缺钱与扶贫资金“趴”在账上,与望钱兴叹形成了鲜明对比,在极大程度上要求对扶贫做科学规划,在项目确定、资金使用、责任确定与落实等方面做到“精准扶贫”。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精准扶贫是基础性工作。不仅要在扶贫项目上做到精准,更需要形成规范严格、协调有序、管理科学的扶贫资金使用机制,只有如此,才能真正让扶贫资金用到刀刃上,用到急需的项目和时间节点上,让群众真正脱贫奔小康。

评论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