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归途:乡愁在左,情怀在右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陈阳]

陈阳

岁暮年关,铺陈在所有都市或村野上的永恒主题,依然是关于启程和抵达的情感型叙事。背起行囊,打包礼品,收拾心情,以迁徙的方式向故乡和亲人恳切致意。尽管多少有些程序化,但在古老厚重的中华文化传统的注视与浸淫下,无人能够免俗。流年风霜,星呼月唤,无人不是游子,无人不需要在连接灵魂脐带的生命策源地停驻和休憩,哪怕是以感恩或团聚的名义小小发呆。

乡愁是精神信仰,是文化流苏,甚至可能是理想渊源和生命肌理上的骏马吴钩。即便在人工智能时代呼之欲出的今天,它现实的濡染力与吸附力愈久弥坚,且润物无声。在财富和物质崇尚甚嚣尘上之时,如何妥帖柔软地安放嘈杂的肉身是一个重要的现实命题。

在繁华都市以砥砺奋进、坚守公德大义的积极姿态实现人生价值和抱负,或许是日常主旋律,但仅此还远远不够;而今,以乡愁与血亲团圆为旗,回到生命、生活和创造力勃发的起始原点,清醒体察自我,冷静审视客体,细致梳理人生进阶之路;或者,在除夕守岁、敦亲祀祖、访友拜年、宴饮娱乐的标配民俗活动之余,与父母、兄弟、宗亲、师长一夕竞谈,与阡陌田野、碧水青山、村舍炊烟的相融互动,拈花而笑,或可助力我们寻找在浮华和喧嚣中迷失与舍弃的重要生命元素。入世而不弃本,奋进却不偏激,断舍离不忘提纲挈领,心有根柢胸怀丘壑,乡愁乡音乡情,方能真正接驳都市情怀。

如果说传统民俗佳节是安抚和疗治互联网时代亚健康人群、原子化心理郁积的入口,处于另一维度上的情怀郁积现象则更加微妙、复杂,它明显呈群体化、组织化、结构化状态,即以乡土地域、阶层或产业身份认同、价值观历史观判断为代表的社会智识分歧甚至是撕裂现象,它几乎囊括了社会的方方面面,在众多公共事件、社会舆论热点乃至娱乐新闻的博弈中翻云覆雨、攻讦倾轧,甚至以此为趣为乐,不惜粗言鄙语人身攻击,社会戾气勃发,公共场域混乱芜杂,价值理性被消解甚至扭曲。

细细梳理,很多时候它暴露的绝不仅是个体的文明素养问题,而更多与社会原子化个体的自我异化、阶层身份认同的板结与固化、信息沟通渠道及方式的疏离与梗阻、阶层流动凝滞、历史信息的面目模糊甚或欲说还休等息息相关。这其中,不少关键症结的破解需要时间,但有些单向度命题是可以通过社会公民的认知提升、真相求索、道德完善、人格塑造、审美修习等快速提升和改善的。从这个角度而言,风度、胸襟与情怀之于当代互联网系活跃人群,绝非虚妄与矫情。

新春佳节,破旧立新、涤故更瓤之际,内省与远眺,顿悟与格物,恰当其时。乡土情思在左,澄净情怀在右。当智识与价值观坐标的精准笃定,则归途即前路。

评论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