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证思维、学术创新、问题意识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周小毛]

辩证思维、学术创新、问题意识

——评《存量改革增量创新经济转型模式研究》

王凡博士潜心创作的《存量改革增量创新经济转型模式研究》已经由西安交通大学出版社出版。这部洋洋30多万字的书稿见证了一个年轻学者对经济发展、经济转型的高度关注。经济转型与经济发展是相伴相随、形影不分的,一部经济发展史折射出来的也是一部经济转型史。在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每一次重大的经济发展都带来了重大的经济转型,从自然经济到商品经济、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都是如此。中国搞了40年的改革,从经济的视角看,其实质同样是经济转型问题。因此,深入研究经济转型,理清经济转型的思路、原则、方式和对策,探讨经济转型的内在规律,积累经济转型的理论成果,对于增强经济转型的有序性和自觉性、避免经济转型的失衡性和盲目性都是非常必要的。所以,我深感王凡博士这个选题具有较大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

读了《存量改革增量创新经济转型模式研究》之后,我至少留下了三个深刻的记忆——

注重辩证思维。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在谋求经济转型时,没有辩证地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陷入了要么政府失灵要么市场失灵的怪圈,导致了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恶性循环。实质上,经济转型不是单向的而是双向的乃至多向的;不仅仅是经济问题还是社会问题乃至政治问题;既涉及到物又涉及到人,因此,研究经济转型要以运动的而不是静止的、全面的而不是片面的、普遍联系的而不是孤立静止的方法来推进。通读全书,我感到作者在分析和研究经济转型时充分地运用了辩证法,她始终如一地把体制改革与体制创新、经济增长与经济发展、存量改革与增量创新、存量需求与增量供给、政府与市场等等作为一个整体来思考和研究,有效地避免了顾此失彼的绝对化现象。

追求学术创新。创新是科学研究的灵魂,如果说行政管理的关键在于求同存异、统一思想的话,那么,学术研究的要害则是求异存同、解放思想。惟上惟书、旧瓶装旧酒、低水平重复都是科学研究的天敌。只有不畏权威、打破常规而言他人所未言、思他人所未思,才能创造出有价值的作品。我看了王凡的专著后,感到书中不乏闪光和创新之处。比如,她提出的“存量改革与增量创新双主题转换模式”、对“新常态下经济增量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独特分析、要“从市场经济演进的内在动力和外在体制约束的角度探讨社会主义制度和市场经济的结合问题”等等,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具有一定的创新性。其实,创新的观点不一定成熟,也不一定准确,因为个人的认识要达到真理的高度和规律的层面绝不可能一蹴而就、轻而易举,而是一个从未知到已知、从知其甚少到知其甚多、从知其较浅到知其较深的复杂过程,但是,这种创新的尝试毕竟是在认识规律、探讨真理,在一步一步地缩短主观认识与客观实际之间的距离,因此,应该鼓励、肯定和发扬光大。

突出问题意识。知识分子向来具有关注形而上问题的习惯与追求,迷恋于“超凡脱俗”,这是知识分子的优点也是知识分子的不足。马克思说,主要的困难不在于答案而在于问题。所以,知识分子不仅要重视答案,更要抓住问题、突出问题,要有强烈的问题意识,把问题作为学术研究的逻辑起点,把论文论著书写在大地上,遵循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的认识规律,直面现实,解释现实,回答现实。玩概念、隔靴搔痒、无病呻吟难以取得突破性的研究成果。走出书斋、融入社会,以问题为导向,这是学术研究的世界观和方法论问题。王凡博士体现了这方面的敏感性,她在研究存量改革与增量创新实现经济转型时,紧扣供给侧与需求侧中的重大问题,包括中美贸易逆差给中国带来的挑战、美元贬值给中国持有大量美元所造成的经济损失等等绕不过的现实问题进行思考和研究。且不说她是否把这些问题都研究到位了,单纯就其问题意识以及抓住问题的敏锐眼光而言都是值得点赞的。

(作者系湖南省社科院副院长、研究员)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