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评丨王跃文:永不停歇的时间快马——袁姣素长篇小说《白驹过隙》

2022-08-01 11:34:40 [来源:湖南文联] [作者:王跃文] [责编:夏博]
字体:【

文丨王跃文

袁姣素的《白驹过隙》是一部以时间为隐性载体,人物命运契合时代,完整系统地反映中国铁路发展的小说。这部小说忠实生活,讴歌英雄,浓缩时代,不失为一部反映中国铁路高速发展的力作。小说里既有时代英雄,亦有平凡人物,他们的悲欢离合串联时代,钢铁淬火。他们美好而温情,为理想和信仰而生,无愧于时代。

《白驹过隙》所描述的时间列车,穿越时代,经过站台,驰过生命的节点,从慢到快,从快到慢,停歇、启航、奔跑、风驰电掣。时间的快马与列车一起奔跑。中国铁路交通的多次改革历历在目,从以前的绿皮火车,到快车,再提速到特快,尔后是动车,再到现在的快速高铁。火车由慢到快,正是中国速度的象征。如今,中国的高铁技术已跻身世界前列,中国人的出行越来越便利。但是,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中国铁路发展到今天,那是无数平凡的英雄默默奉献的结果,他们把青春和热血化作漫长铁路上的碎石和枕木。

我自己谈创作体会时说过:“每一个人的庸常生活都可为文学,每一张平凡的脸上都刻着历史风云……我执着于日常生活的描摹,也许它离我想揭示的生活真相更加切近。佛法在人间,不离世间觉;文法亦如是,熙攘红尘中。我默默留意生活中每天都会发生的事情,细细记录每个人都可能遭遇的故事。”《白驹过隙》中对平凡人的日常描摹是熟稔的,什么人说什么话,各色人物的思维习惯和行事方式,分寸拿捏得很准确。小说情节的发展与高潮都能不露声色,却又扣人心弦。譬如武高武大的柳采蓝,原是烈士的后代,但他在饥荒最严重的年代因失爱之痛而萎顿不振,成天挨门借米度日。后来,他在堂兄柳胜利的帮扶下,投身于铁路事业,成长为父亲一样的好汉。柳采蓝的心灵蜕变、精神磨难、传奇身世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小说创作重在人物形象的塑造。这部小说除了柳采蓝,柳汀的塑造也是很成功的。她是这部作品的灵魂人物,可谓无名英雄的代表。她十六岁随父亲柳胜利来到铁路线上,遇上了黄昌明,两人有过一段美好的回忆。可命运之神没有眷顾这对献身于铁路事业的年轻人。柳汀阴差阳错地上了另外一辆列车,命运和爱情被意外改写。黄昌明贪生怕死,背叛了自己的爱情和事业。柳汀却在因公殉职的高级工程师秦多安的追悼会上剪下了自己视同生命的马尾辫,发誓将终生不嫁。她深明大义、忠贞不渝,让人感佩落泪。黄昌明不是概念化的反面人物,他的偏狭自私、欲望膨胀和罪孽种种是人性复杂的真实呈现,他的蜕变与灵魂煎熬,具有现实主义精神的力道。

小说由几个主要人物的铺垫,烘托出平凡人物的伟大灵魂,在故事的高潮中,递进现实命题,演绎忠诚和信仰之美。作家女性独有的冷静笔锋,缱绻迂回,复杂的情感纠葛,矛盾处理,层层推进,抽丝剥茧,将平凡人物的历史风云书写得淋漓尽致,栩栩如生。故事的整体结构从宏大叙事中走向生活的真相,解剖人性,救赎灵魂。作者善于用巨大的想象空间构建精神现场,懂得挖掘生活痛感与情感燃点,用平实有力的语言彰显向上、向美、向真的文学力量。那些遇山钻洞,逢水架桥,行走“天路”的故事,贯穿东西南北,如一条贴地飞翔的巨龙与天地共舞,焐暖大地,无限延伸……当汽笛喧腾,那些小人物,面色黧黑的铁路工人依次出场,他们擦亮晨曦,沉入黑夜,默默无闻地燃烧青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进入时间的无限循环。他们是鲜活的,他们是平凡而伟大的,将被历史永远记住。

袁姣素的文字质地淳朴,诗性浓郁,好读耐品,有意味,有气场,有韵致。

是为序。

来源:湖南文联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