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北京冬奥会预热系列评论①:冰雪之美

2021-12-26 09:40:34 [来源:湖南日报·华声在线] [作者:陈普庄] [责编:夏博]
字体:【

陈普庄

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白雪皑皑,寒风凛冽。维京猎人罗森贝里吻别了妻子和孩子们,又出门开始了一天的生计。在更恶劣的天气来临之前,他祈祷上天能保佑他打到足够多的猎物——最好是一头肥美的鹿。

想到这,他不禁摸了摸自己腰间储存枪弹的皮囊。枪弹是够的。不过带多了也没用,因为一旦失手,那狡猾的鹿就会跑得无影无踪,而他,就不得不踩着滑雪板,多追上几公里,甚至又要面临一无所获的一天。

在崎岖的长满雪松的山野中,一个灰褐色的身影让罗森贝里不禁心头一颤,肾上腺素飙升让他忘却了暂时的饥饿与疲惫。他是个经验丰富的猎人,懂得如何迅速降低自己的心率,以确保这次射击万无一失。

他放慢了自己的动作,放慢了自己的呼吸,放慢了脑中的一切。他举起那支从他爷爷手里传下来的猎枪,抬高,端平,瞄准……

“砰”地一声——

千百年后,在人类现代奥林匹克冬季运动会上,出现了一个名为“冬季两项”的项目,它由滑雪和射击两个部分组成。这个项目记录了北欧先民狩猎生活运动,在人类文明的繁衍生息中,找到了全新的呈现方式。

人类早期与自然的抗争,成为了体育重要的起源。于是,现代体育运动的创造者和践行者们,给体育赋予了最原始的野性之美。

人类征服了自然,拥有了食物,具备了生存的基本条件。人们开始追逐爱情,原始的欲望有了体面的表达。或许是一个美妙的契机,住在寒冷地带的人类先民们发现,在结冰的湖面翩翩起舞,是表达爱情最美妙的方式,于是我们得以在今天欣赏到花样滑冰的万种风情。

1994年法国利勒哈默尔冬奥会,一曲《梁祝》,如泣如诉。陈露在温婉而凄美的乐曲中,摘得中国花样滑冰第一枚冬奥会奖牌,“化蝶”成为她的代名词。2007年花样滑冰世锦赛,在以一曲《沉思》锁定双人滑冠军后,中国名将赵宏博在搭档申雪面前单膝下跪,成就了那次充满浪漫喜剧色彩的求婚“名场面”。

人类构建了商业社会,在人与人的博弈中,开始寻求风险管控。

冰壶便是这样一项充满了人类智慧之美的运动。其思维逻辑是:在双方技术发挥都达到理想化前提下,后手一方可以保证在单局中拿到1分,但下一局他们会变成先手的一方。若如此循环,双方将一直打成平分。为此,双方就必须在技战术中寻求改变,以打破平衡,为本方争得利益。

身体之美,运动之美,人性之美,智慧之美……冬奥会为人们打开了一扇通往体育美学世界的大门。当奥林匹克圣火逐渐奔向鸟巢,当“水立方”幻化为“冰立方”,当张家口的崇山峻岭披上银装素裹,都市之美、山川之美将是巍巍中华与奥林匹克运动之间一次最美的交汇。

相关专题:2022北京冬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