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理念之争,何劳家委会“越俎代庖”?

2021-10-20 16:41:29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宋鹏伟] [责编:印奕帆]
字体:【

宋鹏伟

在贵州省贵阳市一所知名小学内,2019级的学生家长以家委会的名义做了一件事——联名要求班级里一位叫妞妞的7岁小女孩转校。班级里39位学生,38个家长里只有1位家长拒绝签字,其余37位家长均签了字。究其原因,不是妞妞违规违纪、影响他人学习,而是妞妞妈妈与班主任翟老师在教育理念上有冲突。(10月18日《新民周刊》)

向那位拒绝签字的家长致敬!压力之下,其没有被众人所裹挟,成为了异类,却也是唯一的清醒者。同学家长的教育理念再奇葩,只要不影响自家孩子学习,与己何干?

能闹到这一步,当然不只是理念上有分歧,确实有些行动看起来足够另类。譬如,妞妞下午从来不上课,不参加集体活动,家长经常代写作业等。最极端的行为,一次是翟老师要求没有得A的学生留堂罚抄作业,妞妞爸爸直接闯入校园接走了孩子,理由是“我孩子没必要一定得A,我不接受对孩子的这种体罚”,这一行为直接导致了11月家委会的第一份《请愿书》。而导致第二次《请愿书》的导火索,则是妞妞妈妈中午12点要求进入校园接孩子被拒后,她直接翻越学校的伸缩门接走了孩子。

家长的做法,的确有些简单粗暴,可责任也不全在家长身上。其根源,在于老师和家长的教育理念迥异,又缺乏充分的沟通与理解。作为高学历人士,妞妞妈妈完全反对“鸡娃”,不认同过多的书面作业,反感给孩子排名,不满班干部给其他学生的日常纪律表现打分,甚至对于老师主动安排成绩好的学生“照顾”妞妞也表示反感。不得不说,这样的理念与老师和绝大多数家长都背道而驰,在他人看来是严格要求、有责任心和司空见惯的行为,妞妞的家长都不接受,且以实际行动来坚决反抗。

必须承认,尽管很多看重分数的家长并不认同,但妞妞妈妈的诉求无疑更符合“双减”的要求,也是教育部门三令五申的。再次“被请愿”后,她举报了翟老师,理由是指使家委会单独建群孤立学生、违规收受家委会集资买花(妞妞妈妈未付费)、超纲教学、给学生排名等问题。最终,也得到了教育部门的支持,翟老师被通报批评、撤销年级组长、取消“市级名班主任”称号。

可见,抛去极端行为不谈,妞妞妈妈的理念并不算错,甚至还显得难能可贵。问题在于,其他家长可能并不认可,甚至还可能担心这样一位优秀的老师被频繁骚扰和打击,不仅会在教学上分心,也会因此而畏手畏脚,不敢再对孩子们“严格要求”。这,显然就会耽误自家孩子,所以不能坐视不管,必须站出来为老师出头。至于这么做对不对,7岁的妞妞又会承受哪些,他们才不在乎,似乎只要藏身于多数人中,自身的恶就可以被稀释到零。

家委会只是家校沟通的桥梁纽带,并不是学校和老师的傀儡和附庸,根本无权对其他同学和家长说三道四。更关键的是,任何人都不能剥夺适龄学生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教育局也不行,这是法律。家委会这么做,至多只能起到替当事老师出气的作用,当然也不排除,他们的初衷就是如此。

因材施教是个奢侈品,如果学校和老师做不到,至少也应保证教育的底线不被践踏。高分当然好,但成绩差绝不等于差生,更不应因此而被歧视、排挤和孤立。身教胜于言传,如果想让孩子懂得爱与尊重,就要知道边界在何处,不因人多势众而无视、取笑和霸凌与众不同的少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