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美院毕业生的前途

2021-02-17 09:01:44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贺羽] [责编:伍镆]
字体:【

贺羽

有空就去看看微信公众号后台有没有新留言,多半是问各种问题,大部分语境隔太远我都不知怎么回复。其实我也很想聊些感兴趣的话题,比如最近刷屏的那篇《谈美院毕业生出路》的文章,我还推到自己当班主任的班级群。文章里提到了艺术市场,还对这个市场是否真实存在表示怀疑。我觉得刚从学校毕业几年有这样看法很正常,如果刚毕业就如鱼得水、左右逢源那倒是有些问题。我到今天也没有合作的画廊或经纪人,传统意义的艺术市场我也不知道门朝哪边开。

艺术市场首先很抽象,艺术市场又很具体。说穿了不过是有人想付费拥有你作品的一种行为,这种行为不一定发生在拍卖行或画廊等机构,它存在于社会各个角落。

只是,一个画画的人在他的作品能真正吸引别人,以至于想花某一个价码来购买,在这一简单的行为发生之前,大都有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个过程一般人熬不过去,要熬过去也先得有一个起码的支持。美术史上关于画家成名前长期靠亲友资助的例子很多。如果没有这种支持,最好是有一份工作,这个工作又和画画有关系,收入还能基本够维系生存,但这样的好事能有几个人碰上?即使这样还不够,还得自己耐住寂寞去努力精进。没有这些条件硬要去坚持,便无数人倒在半路上,要么咬牙死扛一段再改行。改行之前还在梦想:我赚点钱就会回来的。其实呢,赚点钱就再也回不来或不想回来了。

因此,一个能靠卖画为生的人,或者说一个职业画家的产生是艰难而漫长的。一方面是自己的努力,另一方面是很多外部条件凑在一起形成的。但总体来说,社会用来支持这一类人的机会和资源不会很多,这也限制了职业画家的数量。因此,艺术家不只是艺术院校培养的,准确地说是全社会培养的。这一点古今中外的情形基本都差不多。

我毕业于美术大扩招之前的时代,那时的美院一年招几十个人,我那一届各系加起来不到40个本科学生。今天的“90后”“00后”们不知道曾经的美院是这样,以为中央美院就一直是人满为患的样子。当然,公平地说,比起全国其他院校,中央美院的扩招还算比较克制的。那这么点学生数量,我们那拨人现在应该个个都混成腕儿了吧?实际情况呢,混得好不好没有确切标准,我也不便对他人做出评价和统计,就说我们那一届还有多少人在画画吧。我的本科同学今天还在画画的,应该不到三分之一的样子。而从还画画的这部分人来看,留在学校或创作单位里工作的确还是一个很大的保障,但这样体制内的岗位或机会不管那时还是现在,都不可能很多。那么今天中央美院每届毕业的千儿八百人,或者说每年全国大美术类专业毕业的超过60多万人,上哪里去找他们的岗位和机会呢?

从纯粹成功成名的标准来衡量,坚持画画的人绝大部分要面对失落甚至是失败。如果没有体制的护佑,还有可能面对沦落社会底层的危险和艰辛。而成功者都是因为自己的执着努力与可遇不可求的机会相交叉以后寥寥无几的幸运儿。为了这几个幸运儿,代价是大部分从业人员的困顿与坚守,这就是学美术尤其纯绘画的一个残酷现实。今天,不少媒体在有意和无意中,聚焦的是艺术家收获的鲜花与掌声,跟踪的是拍卖会上最新拍出的天价,仿佛伴随着艺术道路的基本上只有爆红与暴富的结果。

我们这些美院毕业的人,不论什么年龄段,不管改没改行,其实都有义务帮助社会了解一点这个专业的真相。20多年来,但凡有人来问我要不要让自己孩子学画画,我的回答都是要慎重考虑。如果家长说自己几岁的孩子每天就喜欢画,拿起笔就画等等,我会很煞风景地告诉他们,在平面上描抹不过是“人类的天性”,并不代表你的孩子就一定有这方面的才华。

其实美术这个专业,这些年存在的问题越来越明显。是什么呢?是社会心态的急躁与焦虑,是群体行为的夸张与不理性。而且今天的中国正在高速信息化,一个人不管有任何方面的才华或突出点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渠道和平台都可以自己创造,不用求任何人。至于美院毕业后是不是非得画画,我的观点是一切看缘分,想开了这一点,问题就简单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