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高杆成“拦路虎”,治理不该“一刀切”

2020-10-10 12:10:05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李欣] [责编:印奕帆]
字体:【

李欣

根据群众在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反映的线索,国办督查室日前就货车行路难问题开展实地暗访。记者跟随督查组在河北、河南、山东等地调查发现,一些地方缺乏统筹平衡和精细化管理,对部分路段货车通行一“限”了之,令不少企业和货车司机苦不堪言。(10月9日 新华社)

经过督查组的实地调研可见,限高设施没有统一标准而且高度不一,从龙门架、智能升降到“高低杆”“超长杆”“阴阳杆”……样式也不一而足,而且不少限高杆造价不菲。密、杂、贵的限高杆不仅增加了运输成本,降低了物流效率。物流企业运输时要想顺利通行,你必须要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之后就逼得危化品运输车做出“借道逆行”的危险举动。说这限高是为了限制货运大车进入城区,也不全是,2.8米限高让公交车都要“挤破头”,需要在车顶最高处严丝合缝地经过限高杆的凹槽处,才可以顺利通过。不能过的杆到底为谁而设?是出于生态环境治理、保护城乡道路的真实需求,还是“一限了之”的图省事?多位业内人士表示,限行实际上解决不了环保污染问题,车该进还是得进,现在隻能绕路,排放量增加,反而带来更多负担。“一限了之”的举措反映出,一些地方缺乏统筹平衡和精细化管理能力。

限高的设置也带来连锁反应,设置限高的城市同时实行限行和货车通行証管理,办証难的问题卷土重来,流程长、环节多、数量少等成为货车司机的“心头病”。根据了解,通行証申办流程不透明,手续麻烦,走手续时间长导致証容易过期且每到一地都要重新申请,很多人认为“不划算”。于是限行规定和証件难办让很多司机不得不硬着头皮闯禁行、吃罚单。不仅如此,还催生当地“黄牛”带路进城索要高额费用的行为,不少城市存在类似随意执法和强迫绕行的问题......

2019年7月,交通运输部根据国办督查室的督办意见,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专项清理活动,明确要求各地按照国家有关公路建设规范标准摸查整改﹔2020年又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建立农村公路限高限宽设施台账,实行清单管理。政策早有要求,而面对检查督导,个别城市企图蒙混过关,这折射出个别地方任意决策、肆意用权、任性执法等问题。

限高不能“一刀切”,还要脚踏实地因地制宜的设置,考虑污染防治的出发点是正确的,但是不能偏离正轨。相关部门要根据道路规划适宜的限高设施,精细区分限行对象,通行証办理更应该符合便民塬则。这次督导虽然是在小范围城市内开展,却给各个城市敲响了警鐘,限高也是城市规划的一部分,应该做到合理合规,该限制限制该开放开放,让限高杆也有城市温度。一个“限”字不是灵丹妙药,要望闻问切、对症下药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