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雪花”该为学术失范“雪崩”背书?

2020-01-13 10:17:20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段官敬] [责编:周泽中]
字体:【

段官敬

学术是神圣的课题,论文作为承载专业理论、知识传播脉络介质,更应坚守其原则性与严谨性、真理性。近日,一篇7年前刊发于中文核心期刊《冰川冻土》的论文意外引发舆论关注——热议的焦点在于,作者在论述生态经济学的过程中,列举了导师夫妇的事例,进而阐述“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

光看期刊名字“冰川冻土”四个字,就知道其专业性与领域性,“我国冰雪、冻土和冰冻圈研究领域唯一的学报级期刊”。一篇充满“马屁”味道的文章,是如何堂而皇之“拍”到学术权威期刊上?这个经不住叩问的问题,想想也令人费解与吊诡。不过,这显然折射了现实学术失范的一些端倪,如果说学术造假、抄袭等是“低端”的示范行为,那么“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无非是“高级”点的示范典型。

事实上,学术也并非不能以与导师共同研究学业、钻研课题的经历作为提炼素材,有时著名学者的思想理念乃至生平事迹都是一笔不可或缺的财富。如,胡适弟子罗尔纲编写《师门辱教记》,记述胡适治学的自身所见与感触。这本小册子能赢得当世与后辈推崇,很大程度上在于其客观细致阐述学者治学经历与日常行止,本身就具有学术传承、治学熏陶的纽带作用与积极意义。反观,《冰川冻土》杂志上的“奇文”,用常人听着云里雾里、专业术语包装,行阿谀奉承、溜须拍马之实,无论是出发点还是结果都是对学术殿堂的亵渎与玷污。

“雪崩时,没有一朵雪花是无辜的”。更为令公众震惊的是,该“奇文”之所以通过审核,歌颂的正是在相关期刊任主编的导师,真所谓“歌之亦其,喜之亦其”。这道出了学术界一种不良的倾向,少数长期掌握学术权力的“学霸”,利用垄断各类课题申报、评奖评审等资源,压榨出“光怪陆离”的学术成果就不在话下。

试想,把吹捧弹唱注入到逻辑缜密的学术殿堂,不正是“霸凌”态度之下的学术裂变,这既应引起学术各界警示新的学术恶变,更应令导师等学者引以为戒,筑牢学术阵地的清风高地。此外,相关学术期刊单位掌握学术论道的关卡钥匙,岂能“拎不清”是非黑白,把“象牙塔”当作泥沙俱下的“道场。从这点出发,除了事后启动调查,对“奇文”审核把关、刊发登载等流程进行回溯,更应以此为戒、举一反三,刮骨疗毒强健行业自律的基石。

学术堕落坠地,侵蚀不仅仅是公众的信心,更有国家科技发展扶持的公信力。很多网友发现,这样一篇赤裸裸的“马屁文”,竟然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资助对象,相关违规违法问题,足以引起相关部门自查自纠、深挖根源。而身为学者的每个人都应恪尽职守,对败坏中国学风的又一“毒物”擦亮慧眼,起码是不沾身、防腐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