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引进来”“走出去”并重构筑内陆开放新高地

2019-09-28 10:16:16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邹质霞] [责编:欧小雷]
字体:【

导读

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对外开放,内陆也可成为高地。

党的十八大以来,具有“一带一部”区位优势的湖南加速从内陆封闭走向创新开放,积极融入共建“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发展,“蛋糕”越做越大、筋骨越来越强、大门越打越开,收获了亮丽成绩。

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应如何推进湖南内陆开放高地建设、实现从内陆大省向开放强省转变?《湖南日报》特约专家学者建言献策。

邹质霞

湖南作为中部和长江经济带的重要省份,经济结构完善,形成了以非公有制经济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平等竞争、相互促进的新格局。2018年,全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15638.26亿元,为1978年的285.1倍;进出口总额3079.5亿元,增速居全国第四、中部第一,比1985年增长了1.4万倍;实际利用外资从1983年的26万美元增长到161.91亿美元,增长6.2万倍;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290家,在湘投资的世界500强企业达到193家,1500多家湖南企业走进了92个国家和地区,累计境外合同投资总额达233.82亿美元。在湖南经济高速增长的过程中,对外开放发挥了重大作用。

今年3月召开的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要求在更深层次、更宽领域,以更大力度推进全方位、高水平开放;今年5月召开的推动中部地区崛起工作座谈会提出“扩大高水平开放”。在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和经济进入新常态背景下,湖南应发挥“一带一部”区位优势,全面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坚持“引进来”与“走出去”并重,着力打造内陆开放经济新高地。

围绕主导产业,提高“引进来”的水平

党的十九大提出要“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核心是现代化产业体系,而主导产业又是产业体系的核心,因此,湖南引进外资应始终围绕培育、强化主导产业这个主题进行。

如何确定当前以及未来发展的主导产业?应统筹规模经济效应、关联效应、技术潜能、收入效应和生态环境容量五个维度:规模经济效应是指产业的投入要素规模与产出效益阈值大小,规模经济效应越明显的产业对地区经济的拉动作用越强;关联效应是指一种产业的发展对其他产业发展所产生的带动作用;技术潜能是指一个产业在技术领域具有的前沿创新能力,技术潜能越大,产业生产效率提升的空间就越大;收入效应是指国民收入增长对产业需求增长的影响程度,收入效应越高,产业的市场成长性越好;生态环境容量是指产业的选择与环境承载力是否相适应。

依照这五个维度,湖南应重点围绕以下三类主导产业提高“引进来”的水平——

一是规模经济效应和关联效应明显的先进制造业。应大力引进拥有自主品牌和核心技术的先进制造企业,支持中车株机、三一重工、中联重科、中电48所、衡阳特变等领军企业重组价值链,建立全球制造分工体系,鼓励延伸上下游产业链,完善本地化产业网络。

二是以新材料、新能源、新一代信息技术和生物医药为代表的新兴产业。应加大新兴产业招商力度,引进一批掌握原创性、前瞻性、颠覆性关键技术的企业。鼓励博云新材、科力远、红太阳光电、科霸汽车动力等企业发展和引进相关配套企业;以国家超级计算长沙中心为依托,重点引进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网、软件与集成电路等相关领域的领军企业。

三是以科技创新、贸易金融与文化创意等为主的现代服务业。当前,我省制造业与服务业“群对群”的互动机制尚未形成,现代服务业的引进需关注三大重点:围绕创新链完善科技服务功能。依托长株潭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支持国际企业在湘设立研发机构,完善以离岸创新、国内同步、成果转化为主要路径的国际创新合作模式,积极吸纳国际研发成果来湘联合孵化和产业化;围绕产业链增强金融贸易服务功能。积极引进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外资金融、仓储贸易及电子商务企业,围绕产业链构建金融供应链服务体系;围绕“湖南名片”提升文化创意服务业。建立多元化合作交流机制,引进擅长文化创意、精通文化产业经营的高精尖人才,鼓励外资参与各类文创产业平台建设,为“湖南品牌”注入更多国际化要素,提升湖南产业的文化内涵和品牌附加值。

深化创新驱动,提升“走出去”的能力

当前,我省应通过多维度创新实施更高层次的“走出去”战略:鼓励企业积极开展对外投资和跨国经营,有效参与全球经济格局变革和国际产业价值链重组,显著提升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能力。

一是创新工作机制。构建政府、国企、民企三方联动机制,鼓励企业“抱团出海”。由政府制订“走出去”战略中长期规划,并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规划统筹实施,由省商务厅、发改委、国资委、经信委、贸促会、科技厅等相关职能部门强化政策落实。支持国企与民企、民企与民企组成联合体“走出去”。在我省具有比较优势的公路桥梁建筑、中低速磁悬浮、水(火)电站建设、工程机械装备等领域构建产业联盟,充分利用领军企业的资金及技术优势,推进基础设施、产业载体和商品基地建设,为中小型民企跟进投资争取更好的政策和产业配套条件,基于产业链上下游分工合作关系集体“走出去”。

二是创新服务体制。依托行业协会建立境外投资服务平台和信息化平台,及时发布境外国家和地区的外资政策、市场准入标准、经济行业动态等信息,提供境外市场调研、市场拓展、培训、咨询、法律、技术、金融财务等全方位服务,帮助企业开发国际市场。

三是创新财税资金支持方式。制定境外投资的税收激励和财政支持保障政策,变事后补贴为事前参与支持,对从事境外投资的企业实施专项税务减免以及双重扣除的政策。可将前期调研费用、境外场地租赁费、研发费、咨询费、境外投资保险费等在应纳税额中进行扣除。

四是创新促进方式。健全多、双边投资合作促进机制,充分发挥友好省州、友好城市等机制作用,与国际企业发展长期稳定、互惠互利的合作关系,充分借鉴它们在国际市场开拓、国际资本运作、跨境管理经营等方面的经验与优势,为湖南企业“走出去”争取有利的投资、贸易环境,降低“走出去”风险。充分利用“中非经贸合作论坛”等对外合作平台,设立境外营销网络,帮助企业有效拓展境外市场。

(作者单位: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经济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