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讨会该离学术近点,离企业远点

2019-03-18 11:06:03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舒圣祥] [责编:印奕帆]
字体:【

舒圣祥

由中国人民大学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办的“互联网平台治理与竞争政策前沿问题研讨会”上,来自中国社科院、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的多名专家学者,围绕微信是否有权屏蔽今日头条、抖音等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展开深入讨论。最终,与会全体专家高度一致认为微信不构成垄断,平台的屏蔽行为非常重要。

互联网学术会议关注“头腾大战”,是紧跟热点事件的需要;但是,这种“与会全体专家高度一致认为”的会议,连一点杂音都没有,更遑论任何不同意见,却又着实诡异。所谓“平台屏蔽行为非常重要”的结论,公然为绑架用户的屏蔽封杀行为叫好,难免玷污了学术的纯净。

没有互联互通就没有互联网,开放精神是互联网存在的根基,这一点只是常识。倘若“平台屏蔽行为非常重要”,那么,微软早该利用这个“非常重要”的手段,在PC时代屏蔽掉一切对手,自然也就不会有QQ什么事儿了;苹果系统和安卓系统同样“有权”如法炮制,干掉所有貌似厉害的手机应用。

“平台屏蔽行为非常重要”的规则之下,互联网世界只可能剩下三种王者:一个是做硬件的,一个是做系统的,还有一个是电信运营商,其他的都是别人砧板上的鱼肉。别的不说,既然“平台屏蔽行为非常重要”,为了挽回语音业务损失,电信运营商可否联起手来,通过技术手段屏蔽微信?

专家们论证说,不可以。因为运营商提供的是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会对整个国民经济运行、对网络安全以及对人民福祉有重大影响”。可是,用户十几亿的微信,比哪个运营商的用户数量都多,怎么偏偏就它随意屏蔽影响很小呢?马化腾曾经说过,“我们的定位,就是提供水电的服务。”看,都给全社会供水供电了,还不算提供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吗?

企业做大了做成功了,肯定不是错,不能随意给人戴上垄断的大帽子;但做大做成功之后,也不能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试图以技术手段去“屏蔽”竞争。尤其是,还让用户成了无缘无故被绑架的“人质”。想想看,手机号都能携号转网了,怎么到了互联网世界,屏蔽反而“非常重要”呢?未来趋势应该是开放,而不是封闭。

手机号不是运营商的,是用户的,所以用户有权携号转网,有权以此注册登录各个APP;微信号同样是用户的,也该有权以此注册登录其他平台。不绑架用户,是商战的底线。企业不能以竞争之名,人为设置路障,禁止用户在网络世界自由行走。9年前的3Q大战,工信部就发文强调要以用户合法权益为重,停止一切损害用户合法权益的行为。

说回这个学术研讨会。举办研讨会的目的,应该是让观点交锋,达到“真理越辩越明”的结果。一个严谨的学术研讨会,应该在筹备期,尽可能邀请不同学术背景,不同学术态度的专家,这是筹办研讨会的常识。

如今,“专家”一词的社会意涵已然出现异化。专家的影响力,来自学识、品德,更来自于社会的关注和信任。社会上难免出现利益纷争,在弥合社会分歧方面,专家的作用不可替代,这也意味着不轻的社会责任。

一个涉及企业之争的研讨会,出现“所有专家一致同意”的结果,不仅让“研讨结果”成了一个笑话,更消耗了社会的互信成本,让不同主体之间更难达成共识。

这,伤害的不仅是专家的羽毛,还有公众对学术的殷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