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正义”是个高烧难退的流行病

2018-12-03 14:54:40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肖玮] [责编:印奕帆]
字体:【

近日,一位大学教师在其微博上贴出一份“古风歌词”,并称其“狗屁不通”。随后便遭遇该曲作者与多名粉丝的围攻谩骂。目前舆论分为两派,粉丝们表示“这首歌词写得太深,大家看不懂”;而多数作家则认同大学教师的观点,认为好的歌词并非辞藻的简单堆砌。(11月27日钱江晚报)

古风歌词被批“狗屁不通”,粉丝群起攻之“回家葬母”——这事儿在微博上闹得动静还挺大。如果是两个大V,不能“好好说话”的姿态确实很容易挑事儿。刀来剑往、半斤八两也就罢了,本来挺正常的观点之争,一旦粉丝加入混战,情势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本来可以归入学界骂战的高雅之事,立刻就降低了N个档次,成了语言暴力的口水戏。

《盗将行》这首流行歌曲,本来就不是什么传世精品,犹风过耳,听听罢了。套路和弦、模糊意向,即便在流行歌曲的芸芸众生里面,也不算面目清秀或者鹤立鸡群的一位。回到歌词中来,虽然通篇“与虎谋”、“钓叟”、“策勋十二转”、“窃玉簪”,遍地都是“蜀中”、“关外”、“城关”、“铁甲”、“夙愿”,但是并没有跳脱的诗意逻辑,也没有常规的理性逻辑,简单说是没有灵魂,华丽辞藻的拼凑重组确实显现不出“高级”的况味。

一则,歌词如果属于文学范畴,当然就是见仁见智的东西。大学教师的“狗屁不通”固然有些粗俗,但词作者也没必要太过介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可能比睚眦必报地骂街更能赢得口碑。二则,自娱自乐的所谓“古风音乐”也就罢了,如果非要情怀地归入什么“独立音乐”的范畴,这个误会就闹大了。至于当事歌手表示“当歌词写得通俗的时候被人嘲没深度,写得深奥大家又看不懂”,这大概只是娇嗔罢了。这个逻辑的前提是,词作者当真具备了游走在通俗和深奥之间的超能力。不然,就容易被民众“呵呵哒”。

爆款流行歌曲之所以容易成为社会话题,除了吸睛指数的原因之外,恐怕不能不说它还承载着文化传播的功能。说白了,你乱写你梦呓都可以,但不能教坏小孩子啊。2008年,马未都对周杰伦春晚演唱的《青花瓷》提出质疑,彼时也是换来一大批粉丝叫骂,说他不懂音乐、没事找事,但值得肯定的是,他与周杰伦、方文山探讨这个话题时,并非针尖对麦芒,而是切磋商榷,最后确证是歌词的纰漏,《青花瓷》里的“青花瓷”当为“汝窑”。及至后来马未都感慨,《百家讲坛》讲了五十多课,还不及一首流行歌。那么谁敢说,流行音乐是“关你屁事”的家务事?

知识被尊重的显影,就是学者被尊重。理性探讨也好,激情互掐也罢,只要不是人身攻击,当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值得警惕的是,“偶像正义”似乎成了这个年代亟待吃药的流行病——它把“你长得帅、说什么都对”类的调侃,活生生演绎成了魔幻现实主义的事实。网络上所谓的“脑残粉”,大概就是得名于这种乱象。歌手或者演员,说白了都是普通人,有七情六欲,有是非对错,作品拿出来卖钱,自然就要接受舆论的臧否。说得再直接一点,“狗屁不通”是争鸣,“回家葬母”则是攻击。

管好被“偶像正义”烧脑的粉丝,眼下来看,或许不能只指望偶像,还得将网络法治落实在公共治理的虚拟空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