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礼金论罪是目无法纪的瞎折腾

2018-08-03 09:37:11  [来源:潇湘晨报]    [责编:刘茜]
字体:【

河北省石家庄市赵县大安六村出台一纸村规民约,规定村民彩礼不得超过2万元,如果彩礼超2万元,则按照贩卖妇女和诈骗罪论处,这一内容引起网友的热议。

据说,这份红底黑字村规在村里每家每户都能看到,根据该村党支部书记的介绍,这份村规是由党支部、村委会、党员代表、村民代表一起协商出来的,言下之意这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这份村规的出发点,显然是要“倡导婚俗新风”。近些年来,关于彩礼的水涨船高,频频进入舆论关注的视野,在网上还不时流出各种版本的“聘礼地图”。彩礼畸高,不仅成为许多家庭不可承受之重,也让原本以男女情感为基础的姻缘变了味,把爱情弄成了买卖。从移风易俗的角度出发,通过村规民约遏制这样不正常的陋习,当然无可厚非。

只是,这彩礼标准真的是一纸村规就能降低吗?从受访村民的说法看,虽然降低彩礼收获了广泛赞同,但是,对于是否按照这个标准来做时,村民们是有犹豫的,其实,连村规的制定者——村委会对此都底气不足,认为这不是一下子就能办成的事,这从侧面也折射出这个一刀切的标准可能是存在问题的。

对于这样一个连制定者都没有底气的彩礼标准,制定者却抛出了一个非常扎眼的推进举措——超过2万元,则按照贩卖妇女和诈骗罪论处。遍翻所有的法律条文,都找不到“贩卖妇女罪”,莫非这是该村委会要私设罪名?而即便有诈骗罪之说,这又岂能是一个村规民约所能论定的?一个公民的行为只有触犯了法律,并且经过司法机关的审判,才能最终论定罪名,涉事村委会之举,显然有僭越司法的嫌疑。

根据涉事村委会的说法,这仅仅是一种表述方式,想借此给村民敲一个警钟,并不是真的具有法律效力。显然,制定者知道以礼金论罪有违法律,这也正是其中的最大问题所在,明知道与法律相违,居然为了给村民敲警钟,就乱扣罪名。往轻了说,这是对陋习的用力过猛;往重了说,这是目无法纪的瞎折腾。

我们当去理解涉事村委会此举的用心,也能看到这样的规则执行下去,能在短时间内有明显收效。但是,必须看到的是,彩礼畸形是陋习,贩卖妇女是犯罪,把陋习算到犯罪头上去,说到底,这是基层治理者法治意识的淡薄,把法律简单粗暴地工具化,罔顾了法律精神所倡导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以礼金论罪”的做法,并非该村首创,两个月前在河南兰考的惠安街道也曾出现过类似的“彩礼标准”——超两万算贩卖人口。彼时曾引起舆论轩然大波。仅仅是两个月后,再现“礼金论罪”的笑谈,背后所折射的治理焦虑,恐是广泛存在。 潇湘晨报评论员高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