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爆款,谁动了我的沙发?

2018-05-09 16:37:07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杨蔚然]  [责编:印奕帆]
字体:【

怀旧爆款,谁动了我的沙发?

——《后来的我们》观后感


只有不幸的人才是有故事的,影后周冬雨笑着把悲情演完,票房得以最大的回报。想想亚里士多德的悲剧理论,这应该算是人类文明经典的胜利。周冬雨所饰演的小晓,似乎代言着与其境遇类似(单亲无背景)的族群,拔高了说观众可以看到社会的语病,大多数平凡的人也不幸看到了自己,“我们被生下来,我们要高兴地活下去,这就是生活”。

一直很讨厌“真诚电影”的说法,唯票房论或唯获奖论的成功学里没有“真诚”的必然杀。如果你没有才情,没有基本的文艺学理论支撑,你假装食了人间烟火,你越真诚便越坏事,好多烂片就是你们“真诚”干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之后,几乎每年都会爆出一两个青春怀旧的电影,个个大票房作品都携着击中观众青春的痛点。而着重于反映“北漂”,并漂在地下室与地下通道还时不时被拘留的地下生活,拍出来还要区别于第六代早期的“地下电影”的边缘感,实属少见且难。对于观众不是说你有没有住过地下室,不是说你有没有一瓶啤酒几颗花生就过个大节,而是说你有没有真正地底层过,并且在这样的时代阵痛下你还能乐观前行曲曲折折地爱情着。

为了打造这样一个故事,听说主创人员真实采访了很多混在北京的底层青年,所以我想说,这个电影不仅有强烈的表达欲望,它还严格遵循着创作规律,每个点皆有原型,不是靠百度弄出来的粘贴货。

好心分手或与往事干杯,《后来的我们》并没有跨过俗套。小人物有命运感吗?显然不是很明显,从情绪电影的定义上它似《失恋三十三天》(滕华涛导演),从情怀电影的定义上它似《往日情怀》(悉尼·波拉克导演)。影像叙事上也非常传统少有原创性。黑白的现在,彩色的过去,这在拉斯·冯提尔的《黑暗中的舞者》或张艺谋的《我的父亲母亲》或更早的什么电影里都用过。是的,我知道主创们想说什么,现在的富足或现在的漂泊都不及从前,至少从前你还是希望满满。

记得宣传海报上放大了一句台词“后来我们什么都有了,但是没了我们。”有相当网友说:你有多少资产多少包包多少名车啊,你就什么都有了。站在“小目标一个亿”的语境下,确实这话口气太大,但片中所反映的人物,他们一个路上捡来的沙发都可以满足最大的物欲,没看懂电影的人是不是觉得每年《小时代》(郭敬明导演)生产量过低了?

影片不无遗憾的还真是这个出场晚中间便被丢弃的破烂沙发,做为情节延展的道具闪晃了两下便无影无踪着实可惜,包括老爷子的粘豆包,这些可以说话的道具没有贯穿,中途丢失,纵容了故事的碎片,或许这也是票房不可能更爆的原因之一吧。

井柏然对周冬雨说了句台词“你跟我见过的别的姑娘不一样,你会喝酒、打牌、会骂人。”有网友怼说,“朋友请你到长沙来看看”。从小失去父亲的单亲代表,有着所谓外在的现代性,实则内在传统,她想要有个家(做为没有高学历的人在北京,用爱情去换取),仗义地替他人回家过年,她痴情地守候出狱的男友...但她也不能忍受男友沉溺网游的堕落,希望离开可以使其成长,多年后还会怪责自己的离开...闪念间还想继续拥有...这些传统电影被男性所需要的女性特征她都具备,所以在这个意义上,它属于主流电影。

喜欢刘若英演的《征婚启事》,期待她一直想要拍的《易副官》。文/杨蔚然(作家/编剧/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