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所得的一切平凡都是幸运

2018-02-07 08:55:42  [来源:潇湘晨报]    [责编:曾晓晨]
字体:【

最近,一部不过几分钟的小电影《三分钟》,成为刷屏之作。电影讲述的是一个列车员与她的儿子在站台相聚的故事,这是一部有真实原型的电影。女主角的原型叫刘钟,广铁集团广九客运段深圳至乌鲁木齐车队的一名列车员,她也真有一个儿子,小名叫丁丁,如果要更接近真实,站台的选取不是凯里,而是衡阳。(详见今日A06版)

一个想妈的孩子,和一个想孩子的妈,利用妈妈工作的空隙,在站台短暂相聚的“真实”,何以能制造出如此催泪的效果呢?

最直观的,显然是女主角身上的职业坚守。春节团聚,是国人最倚重的情感依托,当工作需要横亘其间时,背后的辛酸,唯有亲历,方知不易。

不过,我依然无意于对女主角高蹈抒情,也不愿将此解读为静好岁月里的“负重前行”。

在我看来,这部小电影之所以能如此催泪,不仅仅在于它对一对母子久别重逢不易的聚焦,更在于它对芸芸众生的镜头关怀。这部电影除了那三分钟,对他们母子相聚的特写,而在其他时间里,以他们的相聚为线索,我们得以看到更多人在镜头里关于回家、关于重逢的表情。

车厢外风驰电掣、人潮汹涌;车厢里就着蒜根咬馒头、扳着手腕较劲;站台上笑脸相迎,热情相拥。每一帧镜头都可以拆解出乡愁的味道——抬眼相望,最为相思。

从创作层面讲,如果抽离了这些芸芸众生的瞬间,母子之间的重逢特写,将苍白而无力,而如果没有母子的特写,芸芸众生的那些瞬间,又显得单薄而虚浮,彼此可谓互相成就。

创作终究是手段,最重要的是走心。不得不说,陈可辛是深谙了普罗大众最朴素的情感追求,他的创作,从特写到广角,最忠实的其实还是记录。记录翘首企盼、隔窗相望的致意、热烈深沉的相拥、内心躁动的倚窗安睡,严肃温情的站台叮嘱,甚至不忘记录一个想念妈妈的孩子,在电动玩具前的踌躇。在这一刻,每个人都是这些记录的主角,这些镜头都曾在不同的时候,在不同的身上上演,即便平凡得已经电石火花,但却成为每个人内心最长久的记忆。

于此而言,这部电影,最成功之处在于揭示出:平凡的世界,我们所得的一切平凡,都是值得珍视的幸运。路遥在《平凡的世界》说,其实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个世界,即使最平凡的人,也要为他生活的那个世界而奋斗。奋斗,不是为了远离平凡,而是守护平凡中的幸运。

本报评论员高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