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当如何缅怀余光中先生

2017-12-15 10:37:51 [来源:潇湘晨报] [作者:高亚洲] [责编:蒋俊]
字体:【

台湾文学家、诗人余光中于昨日逝世,享年90岁。消息一出,迅速占据各大网络头条,并在朋友圈刷屏。

与老人逝世消息同时刷屏的,还有他的那首著名的“乡愁”。以“乡愁”缅怀,既是情感上的接近,也是文学意义上的局促。很多人对余光中先生的听闻,从那首“乡愁”开始,也有很多人对余光中的了解,终止于“乡愁”,甚至,刷刷“余光中”只是证明不缺席热点的无意识动作。

我们不妨再重温一番著名的“乡愁”——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是一湾浅浅的海峡。21岁的余光中将新娘、母亲等颇具情感意味的字眼,赋予到抽象的乡愁上,把对故乡、对祖国恋恋不舍的情怀,展现得壮阔铿锵,从文学创作层面讲,这无疑是成功的。在情感共鸣上,它的普适性恐怕更多生发于那些背井离乡的人身上。

当我们简单地把余光中和乡愁划上对等的关系,再辅以看似情感丰沛的辞句,是否就是最好的缅怀呢?我们要缅怀的,是一个经历了近一个世纪风云变幻的人,而不是一首在某个特定时代背景下,被意外发掘的诗。

于此,当我们要去缅怀一个逝者时,最起码对他有一定的了解。余光中不仅仅是一个诗人,在散文、评论、翻译等领域都有建树。在他所涉猎的范围,除了乡愁之外,还有他对工作、家庭的理解,对文学的理解等等。在这些文学作品中,我们除了看到一个乡愁浓烈的余光中外,还有他的率性、洒脱。

事实上,只有去了解余光中的人生经历,才能更好地理解“乡愁”,正如有论者所评价的,余光中之所以能写出“乡愁”,除了他本人的天赋和才气外,“不是无端悲怨深,直得阅历写成吟”。

当然,缅怀一个人,不是要从故纸堆复原故人,也不是要刻意铺陈悲痛与惋惜,而是要从逝者身上,发现成长的密码。即便不能因此有所成就,至少要祛除一些低级和无趣。

当我们缅怀余光中先生以及他的乡愁时,我们或许需要检视的是,对于诗歌,到底该持以什么样的态度?关于乡愁,到底意味着什么?关于文学创作,到底该取径何处?更进一步地说,我们距离余光中,到底差了多少“邮票”“船票”“海峡”?

诗歌,作为一种体裁,它的兴起与没落,有着它自有的时代背景,但诗歌背后它所投递出的人生态度,它是普适的,我们对庸常生活的诗意追寻,到底去了哪里?汹涌时代的裹挟,能成为全部的理由吗?

乡愁,它依然是一种情感上的块垒。只是,这飘零的乡愁,在世俗功利间,关于乡愁,我们有多少只是为赋乡愁强说愁呢?

仔细想来,与其说是余光中对“乡愁”的情深缘重,让人向往,不如说是他这一辈子“一无所有,却拥有一切”的洒脱,以及“猛虎与蔷薇”的率真,让人神往。在我们与余光中之间,相距的,可能只是对生活意义的真正理解。

斯人已逝,余光不“终”,更深刻地知他、懂他、理解乡愁,或是最好的缅怀。

评论员高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