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救赎“三假”所祸的世道人心

2017-08-11 09:36:58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高亚洲]  [责编:蒋俊]
字体:【

在医院分级中,以“三甲”为最高等级,最近,有好事媒体起底了多地的“三假”医院——长年虚构国家救助项目,伪造新闻联播、假冒政府公章,借公益节目背书等“三假”。

这些医院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民营肝病专科医院。肝病的治疗非常复杂,肝病患者大多为该病所累,这既是三假医院为何盯上肝病患者的原因,也正是一经起底后被舆论所不齿的理由——假借“国家的名义”,欺骗那些原本就已经处于社会最底层、最穷的病人。

经媒体曝光后,当地卫计委“第一时间”站出来声称开展调查,在10日的国家卫计委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也回应了三假医院事件,表示已派工作组到武汉进行督查。

始于媒体曝光的一场声势浩大治理,已经没有给人多少意外。只是,当我们从起底中听闻三假医院之猖狂时,当我们从声势浩大感受国家公共治理的力量时,仍能体味到个中的无奈与凛冽。

深受肝病所害的患者,何其无辜?当他们对“三假”医院制造出来“国家名义”深信不疑时,该有的兜底保护去哪里了?这声势浩荡的调查与督查,为何非要等到媒体曝光后才发生呢?是“三假”太隐蔽了吗?

对无辜的患者来说,由于信息的不对称,识别这些“假项目、假宣传、假公章”,的确存在现实障碍,但是在素来重视审批的国家医政管理体制中,有一个专业词汇叫“校验”——医疗机构必须接受卫生行政部门的校验。在2006年开始实行的《医疗机构校验管理办法(试行)》中,校验被明确为“定期进行”,根据医疗机构情况,周期设定为一年或三年一次。校验的内容主要包括医疗机构基本条件和执业状况的检查、评估、审核。

我们虽然无从知道涉事医院的校验周期是多久,但是,可以确定的事实是,赤裸裸甚至说是肆无忌惮的“三假”躲过了“长年”的检查、评估、审核。如果其中任何一个环节,能够担当起“国家名义”的责任,也不至于任由三假长年荼毒肝病患者。还有一个让人唏嘘的事实是,当舆论向一些被假冒的国家机构进行求证时,这些机构除了急切地撇清关系外,竟然不愿再有追究。

三假肆虐却不受约束,利益驱动下的制假底气自是野蛮生长。

一边是“三假”野蛮生长,一边是患者深受其害。可以相信,在媒体起底之前,必有患者基于对公权力的信任,向相关部门进行举报。然而,在“重审批轻监管”的机制下,以及由此而来的“违法成本低”的现实中,三假在让人惊诧地绕开“校验”后,“安然”度过了患者的举报和投诉。于此,医疗秩序节节溃败,患者人心惶惶,附载于三假之上的“国家名义”形象消解殆尽。总之,围绕在医院和患者之间的世道人心,已然泥泞不堪。

如今,以媒体起底为起点,调查和督查的齐齐推进,三假将很快被打出原形,关停、追责将是接下来可以想见的。只是,此间被屡屡推搡的世道人心,该如何救赎,这恐怕将需要一场医疗市场与监管秩序的重建。评论员高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