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医生的“最后一公里”

2017-08-03 09:45:37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易国祥]  [责编:印奕帆]
字体:【

肿瘤内科大夫林德树参加了40多场葬礼,祭奠的对象全是他主治的患者(8月2日《中国青年报》。这条消息让我想起了体制内颇为流行的“最后一公里”。

在公众印象中,医生对于重症病人,就是尽力将其往生的方向拽,在病人最后的日子里,给予最好的专业关照。医生的努力,往往做到病人最终告别人世那一刻,病人家属就感激不尽了。而这名大夫显然将“最后一公里”延伸到了葬礼。

这“最后一公里”,最开始,他是作为一种反思的旅程,怎样才能让病人过好最后的时光,让家属不留遗憾;后来,他参加患者葬礼的理由就是尊重,见证了病人和家属为生做了那么多努力,他们值得敬意。

在众所周知的医患关系下,有多少医生会去这样延伸“最后一公里”,林德树却成了常态。他常常不忍直视无望病人的眼神,没有医生通常面对生死的超然,却有面对死者的底气。他努力让病人有尊严,坚持到病人家随访,和病人及家属共情。一句话,他与患者和家属结成了同盟,把病症作为共同的敌人。

这种模式值得基层党员干部在做群众工作时对照。把党的关心和政府的服务做到位,以人为本,知行合一,有始有终,全力以赴。事情本没有“最后一公里”之说,有人人为地在末端划出一段,也就有了“最后一公里”。估计林大夫压根就没有这个概念,救死扶伤,践行人道,该走多远就走多远。

对于上级或领导来说,基层工作人员也是你的服务对象。当你盯住他们的“最后一公里”不够作为时,可曾意思到自己工作的末端。推进工作,只知压力传导,没有给力支持;出了问题,只有冷峻追责,少有共同面对;上下相处,多有工作见面,鲜有心灵感应。

“出了问题我查你”,貌似不是病语,其实隐含了领导与被领导、监督与被监督并非良性的关系,更不要说是完成任务和解决困难的同盟。而领导解决好执行层本身的问题,比领导直接下基层处理具体问题,更带有根本性,也有性价比优势。就像医生在医术之外的功夫,有时比医术更管用。

基层执行层的状况显然不宜与重病号相提并论,倒是林大夫将病人与病症区别开来,值得许多领导借鉴。从医与为官的一致性,早被传统文化,也被现代科学所认可。明白了谁敌谁友和自身使命,过程不一定有显形的“最后一公里”,工作却是水到渠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