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传》:冲不破的生死离别式爱情

2017-07-31 09:31:31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刘正中]  [责编:印奕帆]
字体:【

电影制作技术不断革新,但是剧本创作却停滞不前。明星+IP+小说改编的套路让许多影片沦为流水线式的产物,并没有太多的心意可言。网络小说的红火,实则解放了电影编剧。在剧本创作方面越来越会投机取巧,不用过多的思考,拿来稍改便用。正是这样缺少对剧本从零做起的研磨,才让故事始终摆脱不了传统模式的束缚。

《悟空传》很好的完成了爆米花电影的任务。视觉特效已属上乘,动作场面可圈可点,整体呈现力和故事完整度也算是中规中矩,但是用绚丽特效去掩盖故事内核的空洞只是一种“掩耳盗铃”的把戏。情感表现生硬牵强,缺乏应有的细节过渡,在情感的脉络把控上略显凌乱,桥段衔接突兀,通篇剪辑也缺乏连贯性,情感流露真诚却不真实。天蓬与阿月的感情支线像是无病呻吟,悟空与阿紫的感情起点也来得莫名其妙。或许爱上一个人不需要理由,但是观影者需要一个交代,开篇起点的模棱两可,削弱了情节代入感,让感情主线变得失真。通篇爱情主线缺少应有的逻辑性,突如其来的爱,在无任何催化的条件下居然迅速升华,甚至爱得舍生忘死。

情节方面,也是难以自圆其说。故事中纠结了许久的悟空“石心”,最终却成了可有可无的摆设,悟空没了石心重生后依旧大杀四方,大BOSS拿到了石心也难阻自己灭亡的脚步;悟空死而复生的一笔带过,完全没有交代,顿悟过后轻而易举的复活,让阿紫为爱无畏的牺牲成了不折不扣的笑话。

影片最大亮点非饰演卷帘的乔衫莫属。今何在的小说里,卷帘是一个默默追寻自己梦想“琉璃盏”的角色,而影片中秒变鬼马精灵,成为了影片笑点与泪点的汇聚点。乔衫的演绎让人物更加生动鲜活,在有限的篇幅内将对梦想的追求,对阿紫的殷勤,对百姓的担当,都拿捏的精准到位,实属难得。乔衫演活了角色,也点亮了影片。

《悟空传》跳出了《西游记》的章节,完全属于孙悟空的个人世界,可跳得出西游的大背景,却跳不出人物的宿命。即便是不同于《西游记》的小说改编而来,人物设定和性格特点也不尽相同,但孙悟空的“爱情之路”却依然悲剧收场,他的故事依然被束缚在传统“理念”当中。当阿紫对悟空心生情愫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她悲剧的结局,难逃一死。或者说关于《西游》的影片,只要有爱情线,不看都知道女主必死。总想要有所突破,有所变化,可是却始终被固有模式所束缚,没有真正的跳出传统的条条框框思考。或许这样类型片的结局与过程依然会延续下去,变得只是无关痛痒的故事细微处,主演的演员,故事背景及增添了噱头的人设而已。

孙悟空本没有爱情,或许只是因为大家将自己压抑着的叛逆,想要冲破禁锢的执念,都寄托在这只“泼猴”身上的缘故,才让他有了爱情。既然赋予了孙悟空爱情,又为何不可给他一个完满的姻缘。悲剧更能让人记住,但是“被注定”的悲剧,硬要去死的结局就难免令人生厌。一部单纯的商业电影,爱情部分篇幅必然有限,不能像爱情电影有足够时间空间去浓墨重彩,娓娓道来。也没能有《大话西游》的魄力将孙悟空的爱情故事分集展现。而由无爱到相爱,由欢喜到悲哀,这是一个过程,但却是两个需要细致雕琢的部分。缺少情感细节的描述,只会让爱情故事成为为爱而爱的尴尬。既然受制于先天因素不能言尽,那何不在故事情节上大胆些,跳出传统思维,留下爱情,抹去悲情。“让女主不再横死,让孙悟空陪伴爱人至两鬓斑白,直至安详离世,再了无牵挂的斩断尘缘,踏上成佛之路。”这又有何难?

死磕套路已经成为当下中国影人们的最大喜好,长期的省心省力,也终让观众开始审“美”疲劳。中国电影市场正在逐渐摆脱粗烂当道的尴尬局面。盲从观影者在减少,理性观影者在增多,这样的变化让一些想靠“流水线”作业产物圈钱的影人们开始努力起来,同时也让这个沉寂的市场增添了几分“活力”。无论是出于迎合观众,还是良心发现,亦或是诚意满满,影人们能在创作伊始投以“雄心壮志”,这都是好事一桩,可是“心比天高”往往却成了其作品最终的定位。想要说的很多,能够展现出来的却很少,这也成为了当下国产影片的通病。

完成任务与开拓创新仅一步之遥。在粗烂横行无阻的时期,从影片中能够看到些许创新、制作稍显诚意都已难能可贵。但今时不同往日,想要受到认可,就要拿出更大的诚意与用心,多在故事本身下功夫,跳出程式化的思考模式,求新求变,打破传统才能令人眼前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