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调老化非问题,寒号鸟思维才是症结

2017-07-11 14:56:46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张立]  [责编:印奕帆]
字体:【

7月7日,本报报道了《炎炎夏日 (扬州)火车站为何不开空调?》,引起了广泛关注。7月8日,记者从火车站获悉,目前空调问题已有维修人员到位进行排查,为了保障旅客候车舒适,在空调维修好前,先通过放置冰块对候车大厅进行物理降温。而扬州火车站,早在一年前就有媒体曝光过热如蒸笼的情况。(7月10日 扬州网)

一年前的盛夏,扬州火车站被投诉热如蒸笼。一年过去了,扬州火车站的空调线路老化问题不见好转,室温热度依旧。当媒体再度曝光时,扬州火车站的空调老化问题仍然被拿出来作挡箭牌,尽管扬州火车站随后用冰块物理降温,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仍然难以掩饰其服务意识不足的弊端。

从空调线路老化问题被发现,到提出解决方案,再到付诸实施,确实需要一个审批施工的过程。项目可能耗资巨大,因此在推动实施时有些困难。但因为牵涉到众多部门和成千上万旅客的出行安危和舒适度,这个问题,并非是一个小问题。因此,用一年左右的时间来酝酿实施,并在一年的时间点来兑现凉爽乘车,并非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

记得媒体曾报道过日本有一座一个人的火车站,火车站硬件设施可能远不及现在国内车站的现代化水平,并且因为为一个乘客而保留,因此可能而多支付更多成本,但其以乘客为中心的理念,就如冬日的暖阳一样令人感到舒适。

火车站,作为一个窗口服务单位。说它代表一座城的迎宾司仪并不为过。这种过于闷热的火车站,无异于作为人的过于冷漠和决绝。这种司仪在你来我往的城市交流中,再怎么说也说不过去。即便是作为一个普通的公共服务场所,这种有了问题不积极整改的滞后,也很难让人有好的印象。

一些问题的存在,甚至成为历史遗留问题,不是问题有多严重,而是有的地方、有的单位缺少盯着办的持久性和果敢性。正如故事中的寒号鸟一样,今天冻死我,明天就搭窝。结果等到太阳出来了又忘记搭窝的紧迫感,最后寒号鸟冻死在寒冷的冬夜。虽然扬州火车站并不能因为一个空调问题而遭旅客集体拒绝,但扬州火车站这种今天推明天、明天待后天的拖沓,实质就是寒号鸟式的生存逻辑使然,无异于慢性自杀。

与扬州火车站相似的,是一些单位被媒体曝光时各种借口秀。道路十连塌,单位各种负面信息,不是员工有病需要吃零食,就是个别员工私自所为,或者用临时工代替。总之,就是不把员工作为一个整体,不把单位应担当的责任担当起来,不寻找自身存在的真问题,把解决陈疴的时间一拖再拖,最后从疾在腠里演变为疾在骨髓的无治性。

扬州火车站的空调线路老化问题,只是服务意识缺乏的外化而已,也是众多行业不愿救赎的一个典型。没有良好的服务意识,再好的硬件,也难以让人产生温暖如春的感觉,当然更不会给人留下“家的感觉”。烟花三月下扬州估计也会成为旅客们寄予的唯一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