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天价谢师宴是假“谢师”之名?

2017-07-10 10:15:22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程振伟]  [责编:印奕帆]
字体:【

有媒体日前报道,上月底考完中考后,深圳实验承翰学校的903班班级群里,有人发出了一条消息,倡议家长们举办一场隆重的谢师宴。谢师宴的价格高得吓人:每位学生要交一千二百元。这场谢师宴的预算中,不仅有聚餐的费用,还包括老师的礼物、感谢牌匾,以及场地布置费等,加起来一共有三万七千多元。(7月9日澎湃新闻网)

我国初高中教师的辛苦,众所周知。特别是初高中毕业季,教师们还肩负帮助学生升学的压力。毕业时感谢辛勤付出的任课教师,是人之常情。“谢师宴”这一说法,存在就有其合理性。过去简单不讲究排场纯粹表达情意的谢师宴,人所称道。然而今时随着世俗礼仪的加码,天价谢师宴正在变味,由不得人感叹,有多少谢师宴是以“谢师”的名义?

深圳这家学校家委会组织的谢师宴,极尽奢华铺张,给家长特别是经济实力不足的家长,带来了沉重负担。三万七千多元的谢师宴,礼物、牌匾、场地布置周到之至,只是这是教师们所希望的吗?在全社会反对奢靡之风的大背景下,“谢师宴”成了庸俗攀比的摆设,学校被置于“被谢师”的尴尬境地。

这种天价谢师宴有产生土壤,一方面有教育产业化的渊源,另一面有世俗物质社会的诱因。据了解,深圳实验承翰学校是民办学校,民办学校是教育产业化的产物,学生得承担比公办学校更多的费用才能入学,很多方面都用钱说话,正是这种惯性逻辑,让一些家长认为,表达情意如谢师非加码价钱不可。事实上,教育产业化,世俗人情观已经让教育不再纯粹,学生不再是接受教育的纯粹个体,而成了背负经济阶层符号的社会人。而有些家长也不仅仅是普通学生家长,他们通过任职家委会展示家庭优越性,还绑架家委会组织天价谢师宴,显示自身在金钱社会的“特殊存在感”。

安徽铜陵、广东深圳、山东滕州等多个省市教育部门和纪检部门都曾发布“禁令”,禁止教师和党员、干部参加或操办“谢师宴”“升学宴”,希望对净化社会有所裨益,至少不拖后腿。行政介入可以对学校接受“谢师宴”产生震慑。但在治标之外还要有治本之策。社会要引导形成健康向上的人情观,形成“并非非金钱物质不足以表达情意”的价值观。尤其是学校在家校工作层面,不妨早做针对性工作,告知家长谢师的方法有多种,天价谢师宴是最庸俗最适得其反的谢师办法,学生毕业后记得与与恩师联络,寒暑假哪怕是进入社会,还想起回母校看看拜望恩师,细水长流亲师信道的师生互动,才是最好的谢师体现。

有多少谢师宴是以“谢师”的名义?亲师信道的师生伦理,别被天价谢师宴庸俗化了。谢师不是嘴上说的用钱买的,细水长流的谢师才是真谢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