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的危机没有舆论的悲情

2017-07-07 11:03:24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陈少玄]  [责编:印奕帆]
字体:【

腾讯股价于7月4日暴跌4.13%、蒸发151亿之后,5日港股开盘后一度再下跌超3%,但是很快,随着昨天舆情异常转向,忽然被斜刺里杀出众多打抱不平者所解围,明显有通过舆论救市的痕迹。摇摇欲跌的腾讯股价反转收阳,最终以比上个交易日微涨0.67%而暂时止跌。

这是腾讯亮出防游戏沉迷系统三板斧之外,背后藏着的另一板斧。前三板斧是用来给社会看的,后一板斧是真正用来干的。

腾讯真正用心布阵的不是三板斧,而是引导舆情的救市。三板斧真要砍下去、砍到位,腾讯无异于砍向自己的利益,砍向冲上历史新高的腾讯股价。

所以当腾讯股价暴跌之后,通过另一板斧运作的舆情布阵迅速展开了。先是腾讯平台的《大家》发出洗地文称,2亿注册用户当中57%是小学生,账面上就是1.14亿,而中国实际在校注册小学生不到1亿。这篇文章试图指责批评王者荣耀坑爹坑孩子者是冤枉了腾讯。结果这感人的智商立马就被受众识破了。孩子注册多个游戏账户,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事实证明,腾讯“最严禁令”推出的第二天,小学生轻轻松松就把三板斧给破功了。而且最关键的是,网络交易平台上,随处可以买到已过防沉迷的账号。也就是说,防沉迷系统可以通过买卖账号、注册小号、更改信息、输入错误信息等方法完全规避。

腾讯三板斧,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意义大于实际效果。它最大的破绽在于,针对青少年的所有限制,都是以一对一实名注册来管控的。实名注册有虚有漏,后面亮多少板斧都是花拳绣腿。腾讯的逻辑是,我规定实名注册,至于你的孩子没按规定来,那是你家长的管理责任。

孩子沉迷游戏,家长当然有责任。但是在徒有形式的实名注册系统环境下,腾讯的规则是枉顾现实的,可操作性非常有限。社会针对王者荣耀的情绪爆发,是希望全球最大的游戏平台顾及全球最大游戏消费市场实际,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这个社会责任,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面对现实社会的难题,承担解决现实矛盾和难题的企业责任。是希望游戏平台在利益面前对社会娱乐全民化、低俗化,对青少年健康成长的环境,有一点敬畏态度。同时希望被苹果appstore定义评级为17+的这款王者荣耀游戏,能够由法治与政策出面,让它在国内这个全球最大的用户市场上有所收敛。

但是,比青少年沉迷于王者荣耀更不能自拔的,正是游戏平台对于王者荣耀带来无限收益的沉迷与不能自拔。所以靠平台自律,然并没有任何意义。利益面前的断腕,比死还难。对此社会不能抱太大的希望。

舆情救市最具煽情意味的是王者荣耀的制作人出面背书。制作人发布的一篇题为《为了爱,为了梦想》的网文表示,“充分体谅全中国父母对儿女的爱”。但通篇文章既不是道歉信,也不像感谢信。它最大的效果就是把矛盾的转移点,引到制作人身上去了,而不是腾讯。这套路倒是很有技巧的,但是对社会来说,这是很不恰当的,是不真诚的。制作人,并不是王者荣耀这款游戏今天带给社会负能量的焦点一方,他当然应该讲社会责任,讲法律责任。但是王者荣耀最应该担当责任的是游戏平台。

昨天遭遇口水加泪水吐槽的王者荣耀,舆论情绪呈现异常的反转迹象,操控者背后是下了番真功夫的。但同时也表明,道德的约束力,在法治存在欠缺的环境中,是相当乏力的。王者荣耀的舆论危机,可以通过渠道的博弈,随时转化为更进一步的商机。这才是社会最无奈、最焦虑之所在。

是救市,还是救世。这是王者荣耀在这一波舆论危机面前何去何从的一个标志性命题。

有国外数据机构就统计称,王者荣耀已成为目前全球下载量最大和全球营收最高的一款游戏,仅一季度收入就高达60亿元,注册用户也已超过2亿人次,平均每7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人是这款游戏的玩家。

作为全球最大的游戏平台,这个全球最大,不是说它的游戏做得有多好,而是腾讯充分利用了中国人口基数的自然优势、庞大的市场资源优势、平台无孔不入的传播分发优势、网游管制宽泛的法治环境优势,把王者荣耀这种令社会焦虑、令家长哭泣、令玩家疯狂的游戏,做到了平台企业的利益最大化。从这个意义来说,全国疯迷一款游戏、数以百万千万计的青少年疯迷一款游戏,不是游戏做得好,而是平台的担子没挑起来,是法治没有规范约束起来。

一个月前,有“互联网女皇”之称的凯鹏华盈合伙人玛丽•米克,正式公布了2017《互联网趋势报告》,报告显示,中国超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游戏市场。青少年沉迷游戏,全国疯玩一款游戏,这个全球第一市场,对于中国社会来说,不是荣耀,而是耻辱。游戏平台撸起袖子赚用户身心健康的钱,而平均每7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撸起袖子在那儿玩游戏。这种钱赚得再多,市值再高,都是带着血汗的泪水的,是不光彩的。在这场全民游戏中,只有平台是王者,只有赚钱的平台有荣耀。王者与荣耀,永远不会属于任何一个游戏玩家。玩家掏空了精神与身体之后,回眸望,只有恶梦一场。

是救市,还是救世?这是个问题。这个问题,如果交能游戏平台来做,它是矛盾的。但是交给社会、交给亟需完善的法治来做,它是不矛盾的。平台可以救市,但社会的道德与法治,迫切需要救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