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性骚扰,她们为什么总是瞻前顾后?

2017-06-14 19:07:14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张楠之]  [责编:印奕帆]
字体:【

6月12日,一名刚参加完高考的女学生在微博爆料,称在常州金坛某中学读书时,曾遭班主任猥亵,且有多名女生中招。随后,其家长也发帖证实此事,并称将实名举报上述男教师。6月13日,记者多方采访获悉,目前,涉事两位学生家长及当地教育部门均已报警。(据《现代快报》)

勇敢地站出来指控昔日班主任的不端行为,这名女生和她的父亲无疑是勇敢的。如果这位女生的指控被证明属实,她的行为就不仅是让一名行为不端的老师受到法律的惩罚,更是让更多与她一样的女生们免遭毒手,她的行为不仅勇敢,更值得尊敬。

不过,仔细探究这一事件,我们会发现,这一事件中的女生的行为与以往发生在学校或职场的猥亵和骚扰事件中女性的反应相比并没有什么不同,这些事件中一个共同的特征是,在对施于她们的猥亵行为进行揭露时,她们通常已经与对方脱离了隶属或管理关系——或者已经毕业,或者已经离职,此时,即使对方想对他们进行报复,大都已经无能为力了。

无论是在对方能够对她们施加影响时勇敢地站出来,还是当脱离了对方的影响之后勇敢地站出来,都是勇敢,都是值得赞扬和尊敬的,但是,在类似的事件中,我们永远需要反思的问题是,为什么那么多女性只有在脱离对方的影响之后才敢于揭露,而在身处对方的影响之下时却往往瞻前顾后,大都选择了忍气吞声?

这名女生的父亲给出的理由是“为了孩子能够顺利高考,我们懦弱地选择忍气吞声”,而“现在高考结束,一切孽债要求偿还”。这样的心态很有代表性,都是因为某种“顾虑”,“顾虑”骚扰事件曝光本身会给自己造成不利影响,“顾虑”对方会利用职权给自己造成伤害。很多职场女性选择忍气吞声的原因也大致如此。

如果女性一旦提出控告,即能立刻启动某种形式的保护机制,使双方可以被隔离开,使对方无法再对控告者施加影响,“顾虑”就会被消除,比如,一旦学生控告老师性骚扰或职场女性控告上级、同事性骚扰,对方就被被暂时调离原岗位,直到问题查清——当然,为避免污告泛滥,也应规定有针对污告者的惩罚性条款——受到骚扰的女性就会变得更勇敢一些。

遗憾的是,无论是施于全社会的法律法规,还是施于企业或组织内部的规章制度,对于性骚扰事件中女性的保护,都缺乏足够细化和可操作的条款,更没有形成成熟的保护机制。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消除学校或职场的性骚扰,谈何容易。

如果没有这位女生和她父亲的勇敢行为,我们怎么会知道还有那么多女生曾经有过与她同样的遭遇?还有多少类似的事件,因为没有敢于出头的勇敢者而仍然被掩盖在表面的和谐之下?不能总要等伤害已经造成之后才去阻止,必须靠强有力的法律法规鼓励更多的女性站出来,不仅是在脱离对方的影响之后站出来,更要鼓励她们在处于对方影响之下时站出来,只有如此,才能让“咸猪手”们及早收手,才能让女性有更加安全的成长和生活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