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校园离无“性骚扰”还有多远?

2017-06-12 19:59:55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陆玄同]  [责编:印奕帆]
字体:【

性骚扰的可怕之处不仅在于有着肆无忌惮的施暴者,和大多数如羔羊般的沉默者,还有冷嘲热讽的旁观者,最可怕的是社会对性骚扰的习以为常。

而近日,一名自称是北电学生的网友在微博上开设为 北电侯亮平的账号,实名举报北电摄影学院以宋靖、吴毅为首的教授们多次潜规则女大学生的新闻,再次将大学校园“性骚扰”事件暴露在公众视野下。

近年来有关色狼教授性骚扰女大学生的事件,层出不穷。但囿于对大学声誉的顾虑以及学生希望避免公开羞辱的心理,通常都会使性骚扰案件被悄悄处理或者掩盖,而我们看到的只是校园性骚扰的冰山一角。

其实正是由于这种“遮羞”心理,才使得施暴者愈加疯狂,受害者越来越多。一方面是受害者无限度的隐忍,一方面是制度建设的缺失,而我们所谓的保护受害者或者顾忌形象本身就是另一种纵容。这种事一旦有了第一次,就会有无数次,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在某些教授有这样想法的时候,就给予严厉的回击。

但在现实中又很难做到,一来我们的法律没有对性骚扰的明确定义,使得受害者提起性骚扰诉讼非常困难,法官也很难对此类案件作出裁决。二来大学教授手中掌握着“生杀大权”,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强盗思维使得很多女大学生只能沦为待宰的羔羊。如此,她们只能在隐忍与被骚扰中煎熬度日,乞求顺利毕业脱离魔掌。

而大学的色狼教授不就这样惯出来的吗?大学生的人格不就是这样沦丧的吗?我们习惯了被奴役,习惯了匍匐在权利面前苟且偷安,可这样真的就能保平安吗?不能,人性的的弱点在于欲望的无限扩张,而所谓的师德在金钱和欲望的裹挟下只是一张用来骗人的“遮羞布”。所以忍一时未必会风平浪静,对于色狼教授的性骚扰只有站出来抵制,只有当面给他一记响亮的耳光,或许才能使其发霉的良心焕发人的羞耻感,才能遏制其兽性。

现在大学校园和社会并无多大差异,而很多教授也并非潜心教学,更多的是为名为利忙碌奔波。由于他们社会身份和地位,使得其在大众心中备受尊重,但由于近年频频出现的性骚扰事件和愈来愈功利化的现状,教授被公众称之为“叫兽”跌下了神坛。当然,不可否认,大多数教授仍是德育的楷模,堂堂正正做人。

我们在号召创建世界一流大学,可是我们连老师都管不好,我们该如何实现这个目标。我们不缺乏相关文件,在北京市推出的《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办法》中,凡是禁止违背妇女意志,以具有性内容或者与性有关的语言、文字、图像、电子信息、肢体行为等形式均属性骚扰。而《妇女权益保障法》也早就明文规定,禁止对妇女实施性骚扰。

可这有什么用呢?即便知道了是被性骚扰又怎么样,我们需要告诉被侵犯的女大学生在发生这样的事情该怎样做,该向谁求助。如果我们的教授仍旧是一人掌握着决定学生命运的生杀大权,或许性骚扰永远会存在。

或许我们应该考虑在制度上和社会规则上着手,不要让研究生能否毕业的决定权放在一个人手中,只要他没有这个利器,他的行为就会收敛,而学生也敢于站出来揭丑,才能在正义的呼唤中让这些斯文败类彻底绝迹。同时应该加强防性骚扰教育,比如在香港一些大学,新生入学时都会被要求观看预防性骚扰的视频短片,学校内部还设有由学生、教师、校董、校外人士等共同组成的防性骚扰委员会,专门负责接受性骚扰投诉和调查。

我们希望相关部门在法治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紧迫的当下,能够在大学校园防性骚扰机制上迈出实质性的一步,把处在金字塔尖上的“叫兽”清出校园,让学生能够健康平安的走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