嚣张的“枪手”和悲哀的“雇主”

2017-05-16 10:44:05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周东飞]  [责编:曾晓晨]
字体:【

几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为了论文能够交差,分别找到了一家名叫“中南学术”的论文“枪手”公众号。付费之后,这个“枪手”却没有按照之前的承诺保质保量完成论文,而是在论文出现查重率过高、需要修改的时候玩起了“失联”。

按照一般的市场规律和交易规则,“雇主”们在对方拒绝履行合同义务的时候,当然要理直气壮主张自己的权利。然而,这几名被“枪手”坑了的大学生却打算自己吃个哑巴亏算了,他们不想声张,更不想维权。这种心理可以理解,毕竟购买论文滥竽充数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没人知道,也就是一点金钱的损失。闹得人尽皆知,那就不仅是面子的问题,说不定还会被学校调查和处分。

其实,“枪手”们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们才敢于把牛皮吹到天上,没有交钱的时候打包票让你一定通过查重,一定完成老师要求的每一次修改,一定送佛送到西天。其实,他们一开始就知道这不可能,一开始就没有打算给你完成这样的高质量论文。他们不过是要诱你上钩,只要你交了钱,主动权就在他们手里了。不理不睬还算好的,逼急了他们还会要挟把事情捅到你的学校让你身败名裂。

所以,这几个大学生“雇主”吃亏就吃亏在太简单太单纯。违规违法的事情最好不要去干,当然也不能明知违规违法还要跟人谈条件、做交易。因为,只要你下水,尾巴就首先给别人攥住了。这样的“生意”不是“生意”,所以也就不太可能遵循公平、自愿的市场规则。与其说,这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资源交易,不如说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蒙人的骗局。如果这也是围城,那永远待在城外就好,千万不要试着冲进去。

不过,对于这几位已经入局的“局内人”来说,吃个哑巴亏未必就是良策。虽然买卖论文的交易违背学术道德和规则,但是在行骗与受骗的交易中,他们确是法律意义上的受害者。所以,报警并主张自己的合法权益并不是不可能的选择。

只是,经历过这一次不愿言说的尴尬之后,大家应当长一份见识出来。论文还是要老老实实自己去写,大学读了四年,买一份论文过关,这说的应该是小说《围城》里的方鸿渐啊。

本报评论员周东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