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的故事

2017-04-18 09:54:43  [来源:华声在线]    [责编:曾晓晨]
字体:【

今天本报A06版上,有一则宝宝误服成人药品的新闻。

这则新闻,让我想起了自己的父亲。那时候,我在离家几十里的镇上读书。又一次,我生病了,大概也不算太严重的病,应该就是重感冒之类。父亲赶到学校,领我到镇上的卫生院去看病。看完病,他交代我每一种药一天吃几次、一次吃几粒,然后就骑着自行车趁天黑之前赶回家去了。

半夜里,我在寝室里睡得迷迷糊糊,忽然被父亲叫醒。他告诉我,下午跟我说的药的吃法不对。一种黄色的药片,不是每次吃一粒,应该是每次吃半粒。在确信我听明白了他的意思之后,他离开了我们的寝室。

后来我才回想,他应该是在回家之后,夜里忽然想起跟我说错了药的吃法。然后,他摸黑骑了几十里地,从家里赶到镇上。那时候,从家里到镇上是没有公路的,他走的是坑洼不平的土路。然后,他翻大门进入学校,又叫开我们的寝室门。只是为了跟我说,有一种药,不是吃一粒,是每次吃半粒。然后,他又翻大门出了学校,一个人摸黑骑车几十里,赶回家里。

这件事,他从来没有再跟我提起。在我想来,一粒药还是半粒药,其实是不要紧的。父亲那么兴师动众,用了大半夜的时间,在家里和镇上来回奔波,只是要说这半粒药的事,未免有些啰嗦。直到我有了自己的孩子,她小时候每一次生病,我都恨不能替她去发烧,去难受,去替她吃药、打针。自然,每一粒药,都不敢掉以轻心。

现在,父亲离开我已经10年了。在我少年时代,他曾连夜奔波只为他的儿子不要吃错半粒药。每当想起这个故事,我都会热泪长流。父亲只有小学文化,那个年代也没有药品说明书供他研究,但他对孩子的爱和细心,同天下最慈爱的父亲没有任何差距。

我不想以此指责什么,只是想起了自己尽职尽责的父亲,觉得天下人对天下的孩子都应当有一份基本的细心。包括新闻里的父亲,也包括发放药品的医院。一包药被取错,难道被取错药的人不找医院?医院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不尽职尽责去追回取错的药品?

如果没有那颗柔软的心,说爱就是奢侈的。本报评论员周东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