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用俯视眼光看农民的“汽车梦”

2017-02-17 10:26:48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程振伟]  [责编:印奕帆]
字体:【

28岁的四川宜宾县李场镇农民工朱明山,一直有个梦想:开着新车回乡过年,为父母争光。为此,没有存款的他借钱4万、贷款6万,在鸡年春节到来前买了新车,并以实习司机身份违法上了高速,从浙江把新车开回老家。2月11日元宵节,他驾驶自己的汽车冲入宜宾城区一公交站台,致1死4伤,这场车祸让他带父母衣锦还乡的梦就此中断,还将面临或超百万的赔偿。(2月16日,《成都商报》)

朱明山的心情,很容易理解。现在农村日新月异,农民生活水准提高,汽车有成为家庭标配的趋势。在外打工的朱明山,不想让乡邻看低,过年归乡前一咬牙买了张新车,买新车的目的是就为了让人看见,不顾实习司机身份频繁使用,导致酿成车祸。交通规则的技术问题之外,这是一个农民朴实心情原生生活的样态。

然而,有评论作者拿此说事,提出了“农民为什么要盲目崇拜汽车”的议题,认为农民买车是“为了满足虚荣心”,“而攀比,是农民生活的日常”。这位作者肯定不是农民,不了解农民买汽车的真实情感和实际情况,而是以俯视眼光看待农民的“汽车梦”,由于农民本身话语权缺失,这种言说只会让农民在汽车大国的语境中继续被矮化或异化。心平气和说农民盲目崇拜汽车者的腔调,与前些年返乡哀叹乡村凋敝、“近年情更怯”的博士话语无异,对此,厦大刘连泰教授一针见血地批判“文科博士,回家能不能别装”。

农民的“汽车梦”,更多应放在整个国家语境和他们的实际情况中考量。改革发展红利,城市人已经过了买汽车是梦想的阶段,汽车王国的增长点在农民,很多农民买汽车,说明是在其承受范围之内,像朱明山的情况是“跳起来也能够得上”,他们勤劳肯干,双手创造幸福、实现梦想,不必用异样眼光看他们的“执着买汽车”。

再说中国部分农村近些年变化很大,农民早过了“买汽车证明自己”的阶段,城里人用俯视眼光嘲讽他们的买汽车举动,只能说明自己对农村还不够全面了解。如果把买汽车与虚荣攀比心等同,试问缺什么是不是很可能想要什么,即便是城里人,单位同事都有汽车甚至高档汽车,你会不会也要有不至于跌份?有人说城里人骑自行车走路上班很优雅,也不与人攀比,心情淡定的前提是你什么都有,还不是因为你的汽车在家里停着?云淡风轻的心境,是拥有之后的放下,但不能说明你真正有多么淡定。

城镇化不断推进,农民正在成为市民,汽车的价位与农民的收入正在对接,乡镇固有的熟人社会特征,让农民有了更强的“汽车意识”。而且乡镇本身缺乏代步工具,在努力工作可以承受范围内有一张汽车,本身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别用文科博士的矫情伤感污化农民朴素的汽车梦。把农民买车与攀比虚荣心挂钩,更加是在利用农民的话语权缺失。谁缺少什么,就渴望什么,这是人之常情,城里人也如此。农民朱明山仓促买车上路,因此发生车祸,也请不要过度解读,农民的朴素“汽车梦”还是要理解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