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辉“感谢日本统治”让“儿皇帝”石敬瑭“汗颜”

2015-08-24 09:07:26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王征平] [责编:印奕帆]
字体:【

据媒体报道,李登辉七月份访日时曾言“钓鱼岛是日本的,台湾很感谢被日本统治”。后来又说“由衷感激日本人将哥哥奉祀在靖国神社”,并认为“台日同属一国”,自己是“接受日本统治时代教育,并且成为志愿士兵的台湾青年”。

在全球都在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之际,就连安倍晋三也不得不假惺惺地就日本二战时暴行痛切反省、表明歉意,然而,作为台湾前“总统”的李登辉却及时地向日趋右倾的日本跪呈上一首罂粟花般摇曳的赞美诗。曾用名岩里政男的李前“总统”的现世行径不仅为两岸中国人所不齿,更让全球炎黄子孙蒙羞:五代十国时期“儿皇帝”后晋高祖石敬瑭如果泉下有知,必将相形见绌,深感汗颜。

历史相距千年,而卑劣行径无异。石敬瑭为抗击后唐李从珂的压境大军,竟然割燕云十六州给契丹,并承诺每年给契丹布帛30万匹,虽比耶律德光年长10岁却尊其为父,自称儿皇帝;李登辉为抗击自己下台后的日趋边缘化,竟然宣称“钓鱼岛就是日本的领土”,并“由衷感激日本人将哥哥奉祀在靖国神社”,甚至妄言“台湾很感谢被日本统治”,虽以“台湾人”自居并安享每年上亿元的“退休金”却助纣为虐,跟在日本右翼政客的屁股后面,参拜供奉着包括让台湾“蒙受苦难”的战犯的靖国神社。

然而,石敬瑭却永远地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承受千古骂名,遗臭万年,难道他不会大喊“冤,冤,比窦娥还冤”?首先,生活在各民族各自为政的五代十国时期的石敬瑭并非汉人,“其父臬捩(niè liè)鸡,本出于西夷,自朱邪归唐,从朱邪入居阴山”。臬捩鸡之所以为儿子取名石敬瑭,跟当今赴欧美留学、谋生的人给自己起个自以为洋气外文名字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因此,石敬瑭割让幽云十六州或可解释为跟耶律德光重新瓜分被征服地——中原。可是,李登辉虽有传言为日本人的野种,但至少他自称“父李金龙,母江锦”。与石敬瑭相比,宣称“钓鱼岛就是日本的领土”的李登辉,才堪称典型的卖国贼,除非其真的是野种。然而,即便如此,“石敬瑭第二”也非他莫属。

其次,除了割让幽云十六州及称帝后的奢侈残暴之外,石敬瑭的历史尚有众多可圈可点之处。他朴实稳重,寡言笑,喜兵书,多谋略,冲锋陷阵,战功卓著;经营河东,在众官将都不奉公守法的当时,石敬瑭却以廉政闻名。所以,人们虽不齿其“称臣呼父古所无,石郎至今有遗臭”,但也不忘他的“旰食宵衣,礼贤从谏”、“以絁为衣,以麻为履”,甚至感叹他的“推诚弃怨以抚藩镇,卑辞厚礼以奉契丹,训卒缮兵以修武备,务农桑以实仓廪,通商贾以丰货财。数年间,中国稍安”。然而,岩里政男李登辉呢?主政台湾的几年,经济开始衰退,族群开始撕裂,宪法视同废纸,“台独”迅速膨大,同胞叱为异己,贼寇认作父亲,又哪有一星半点亮色可与石敬瑭比肩?

割让幽云十六州有史为证,“儿皇帝”石敬瑭的“卖国贼”帽子当然无法摘除。与石敬瑭相比,岩里政男更无耻,更不可原谅。然而,就算石敬瑭再世,他也只能对岩里政男心怀深深的羡慕、嫉妒、恨,因为自称李登辉的岩里政男在台湾仍然享有离职“总统”的政治和经济待遇,仍然能肆意大放厥词!

然而,历史是公正的,无耻的卖国者必将遗臭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