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准办寿宴 权力之手伸太长

2015-08-05 10:02:10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晴川]  [责编:印奕帆]
字体:【

最近,通江县人民政府网上,公开发布了一则规范操办酒席的《通知》,对通江操办酒席申报范围作出了明确:农村和城镇居民酒席申报范围界定为婚嫁酒、丧事酒、寿酒。其中办寿酒则要求老人年龄70周岁及以上,每间隔十年可操办一次(即70周岁、80周岁、90周岁、100周岁,以此类推),还必须以身份证或户口簿为准。(8月4日《成都商报》)

一纸《通知》虽非法律规章,但既是红头文件,自当有其严肃性和强制性,需要全体市民不折不扣遵照执行。然而,这样一个必然会引发巨大争议的文件,可操作性缺乏还不是最主要的,真正的问题是:这样的通知有多少合理合法性?

对于村民的行为规范,约束十分必要,尤其婚丧嫁娶之中铺张浪费等陋习,以及由此带来的人情债,压得人喘不过气。但这里的规范,应重在引导,而不是行政主导。单说举办寿宴。逢十必庆,这不是某一地所有,而是全国各地老百姓的通行惯例,不仅人如此,很多有意义的重大事情,比如大到国庆,小到店庆等,亦有此俗。古稀方准庆贺,之前的整生日都不准当回事,“不准百姓点灯”的背面,恐怕就是一副“偷偷点灯”的苦涩场景。何况,这样一项涉及百姓利益的决策,百姓的发言权并没有得到充分尊重体现,匆忙推行执行,真如歌中所唱“听起来是奇闻,讲起来是笑谈”。

其实,一个人的生日要不要庆贺,怎么样庆贺,是很私人化个性化的过程,本质而言,是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政府以红头文件形式划出一道年龄杠杠,看似为民着想,也因符合反奢侈浪费的价值主流而颇具正向性,但客观上却是对公民基本权利的减损。这已经违背了李克强总理“所有行政行为都要于法有据,任何部门都不能法外设权”的要求。那么,这种利用权力将事实上并不存在的“义务”强加于村民头上,凭空增加的一项“公民义务”,就不具有程序的正义性,因而,就是一种“伪义务”,村民完全可以拒绝遵照执行。

现代文明社会,人们心中有一个普遍的共识,那就是,政府的基本职能必须落在公共服务层面,而不是在如何行政管制上。这是权力本质的回归。但现实中,因为权力不懂得谦抑,不知道边界在哪里,于是才让我们得以看到,权力这只任性伸手,想当然地给寿宴设限而不知错。而这样的类似奇葩的“限”,少吗?在法治社会建设的大背景下,任何权力,哪怕有一丁点的越位、缺位、错位,都会让人不爽,必须摒弃。

我们希望政府能停下任性之手,并不是说类似奢侈办酒宴之风不该刹,而是要让百姓懂得酒宴之害,强化教育引导,使其自觉收敛。办法一定有,但只能在《通知》之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