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娃“放养”是家长之痛社会之殇

2015-07-03 09:30:35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晴川]  [责编:张鼎峰]
字体:【

几乎和所有的城中村一样,高宅村周边,林立起越来越多的高楼大厦,那些新兴小区,有着愈发完善的社区管理结构,物业值班人员,甚至有专门针对青少年开设的活动场所。而这一切,和居住在城乡交界处的外来务工人员子女看似那么近,却又并不相干。他们在暑假里和其他老乡的孩子一样,成了“放养”的娃娃,也因此,溺亡悲剧常有发生。(7月2日《东南快报》)

“放养娃”的安全问题之所以成为家长的一块心病,一方面在于现实因素决定了家长难以做到“盯防”,另一方面,也是这些孩子缺乏多元娱乐项目和可供选择的余地。当喜水的天性遇到逼仄的转身空间,便极容易被水魔夺走小小生命。然而,拓展公共资源毕竟是一个庞大而系统的工程,现实决定了其不可能做到一步到位一蹴而就。那么,我们能否转换思路另谋他途?

生活中,由于公共设施的不足将孩子逼到水边等危险境地,让我们深感揪心,但同时,我们又对生活中很多现成的公共场所的白白浪费感到费解。全国有多少所大中小学,我不清楚,但我知道,几乎所有学校都有自己的图书馆阅览室,有阔大的校园操场,甚至还有自己的游泳馆。可每逢暑假,除了斑斑锈迹和疯长的野草,却总是不见孩子生龙活虎的奔跑身影。这是为何?问题也正在这里。

孩子放了假,为什么这些公共场所也跟着放假?如果全部满负荷用起来,会是个什么情景?或许正是看到了这种资源的浪费,2011年国务院印发了《全民健身计划(2011-2015年)》,明确提出:学校在课余时间和节假日要向学生开放体育设施。决策层源于公共责任而出台的这一“善政”,需要全社会用良心做底的“善行”来落实。然,法虽在,响应者却寡。即便响应的,也是开开停停,始终在顾虑中谨慎前行。

这种担心不是没道理,毕竟,诸如人手短缺、资金匮乏,尤其安全等风险压力是客观存在的,每一样都是让人挠头的难题。但难题并非无解题。担心责任牵扯不清,那就可出台一个具体的实施方案,将政府部门、街道社区和学校各方的责任厘清,通过详细的管理制度约束各方,包括运动者;人手紧缺问题,完全可以通过街道招募志愿者协助学校管理等形式解决。至于经费来源,则可由各级财政部门具体落实,为场地的维护和孩子购买保险等兜底。有组织地定向提供场地,将“放养”变“群养”,孩子玩得开心,学校管得放心,家长工作也宽心。

“放养娃”的不幸溺亡,这是家长之痛,更是社会之殇。欠账总归是要还的。面对公共资源的现实短板,如何盘活现有资源,要秉持为民开放的态度,能开放的则开放,不能总是无奈加无解。条件不够的就积极创造条件,将一切可能派上用场的场所用起来,发挥作用。让孩子尤其是农民工子弟在暑假有地方玩,有庇护之所,这是每个人的责任,更是一项民生工程。如果在难题面前,打击都能积极出主意,少些抱怨和推诿,其结局往往会令人欣喜。

晴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