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因何不愿再作中国贪官的“保护伞”

2015-03-30 09:49:59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梁石川] [责编:张鼎峰]
字体:【

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中纪委十八届三次会议上所强调的,“不能让国外成为一些腐败分子的‘避罪天堂’。腐败分子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们绳之以法,5年、10年、20年都要追,要切断腐败分子的后路。”通过媒体的传播,美国人听到了没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律监察委员会书记王岐山即将访美的消息被媒体释放后,为何引发如此大的震动,笔者并不想点破。窃现在要说的是,中美之间,知己知彼,是一会事。争吵,是一回事。在争吵中增加两国的信任,让竞争中的这两个家,彼此对对方改变看法,又是一回事。

比如笔者在写下体今天这个文章标题之前,就做了一下换位思考。如眼下有大量美国贪官逃到了中国,又带来了很多的钱,中国该怎么办?特别是在当今媒体发达的在这个国家放个屁,另外一个国家就能闻到的今天,中国会愿意充当美国贪官的避难所吗?但这只是个假设,现在是有大量中国贪官,带着很多钱,逃往了美国,中国正咬牙切齿地展开“天网”行动,在向美国要贪官,那么,以实用主义打前站,资本主义最为发达的美国,是不是会见钱眼开,任性地充当中国贪官的保护伞,卖房产,卖地给他们,任由他们在美国享受中国纳税费人的钱,来刺激美国的内需,增加美国人的收入呢?

现在我们看到的结果,并完全像想象的一样。如不久前,中国向美国方面提出了一份追逃的“优先名单”,美方很快就有了回音,该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萨基回应说,美方鼓励中方提供有力的证据和情报,以便让美国执法部门能够对涉腐案件进行调查和起诉。据观察,美方的这一积极回应,随即在中国产生了极大的反响,许多人还向山姆大叔伸出了大拇指,他们认为,中国之间的竞争并不只是零和游戏,中美之间吵的越是厉害,越能加深双方的理解,最后双方达成的折中意见,才是双方都能接受的。何况反腐治贪是大事大非问题,不管是哪个国家都不能容忍,即使美国也不愿意戴上一顶,美国这方土地是中国人渣的汇集地,是中国贪官避难“天堂”的小花帽。再者这些人,在中国贪,如果他们在美国缓过劲,得到一定的职位,还是会贪的。用中国那句老话说,就是狗改不了吃屎,狼改不了拉孩子。

关于中美国之间正在进行的司法合作,有港媒评价说,随着中国经济全球化,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也远远超过了主权国家交往的层面,越来越多的交往是集中于日常生活层面。除了以往比较关注的军事、经贸、货币等议题,司法合作也提上了日程。具体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贪官将资产转移到美国、加拿大等国,这既是对中国的挑战,也是对美国的侵蚀。美国自诩为“山巅之城”,这些贪官带着赃款来到美国,不但扰乱了美国既有的市场秩序,也使美国越来越变成了中国贪官的避风港湾,这与美国的政治理念和法治观念是相冲突的。

更何况,腐败是全人类的敌人,因为腐败挖了正义的墙角,用权力来谋取私利,不但造成财富分配的失衡,让贫富分化变成了一种常态。更重要的是,腐败会让权力的使用失伦理的底线,当“升官发财”成为社会规则的时候,那么,这个社会距离崩坏已经不远了。任何治理比较成功的国家都对腐败保持着高度的警惕,虽然学者声称,腐败是经济发展的成本,也是可以忍受的成本。而腐败则打破了权力和市场的边界,市场经济的自发秩序由此受到破坏,没有约束的权力会让一个“芝麻官”也可以短时间内攫取巨额财富,“小官巨腐”意味着市场经济已经滑向权力经济。可以说,反腐败是各国走向繁荣和稳定的前提与保障,反腐败的国际合作也就变成了国际治理的重要内容。据此,这家媒体断言,未来在惩治贪腐问题上,中美之间的合作愈加紧密,司法领域的合作将成为中美关系的新看点。

再者,中国近年来的反腐风暴已经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同样值得关注的是,彻底的、无死角的反腐需要国际合作。2014年,认识到问题严重性的习近平总书记在中纪委十八届三次会议上就强调,不能让国外成为一些腐败分子的“避罪天堂”。腐败分子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们绳之以法,5年、10年、20年都要追,要切断腐败分子的后路。反腐败的天罗地网需要超越国界,尤其是那些有可能成为“避罪天堂”的国家。中美之间的反腐合作彰显了中国惩治腐败的决心和意志,同时也是走向世界大国的关键一步。世界大国不仅意味着实力,也需要向世界提供公共品,包括良治的秩序。

而对于中国的正在展开的“天网”行动,香港大公网就说,司法合作也是顺应了全球化的潮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逐步加入世界经济秩序之中,中国财富也变得全球化了。中国资本、中国企业不断走出去,而相伴随的是中国的贪官也学会利用国际的漏洞谋取私利。中国与世界三十多个国家签订了引渡条约,但是与发达国家还没有建立起比较成熟的引渡合作机制。引渡的历史非常悠久,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埃及与赫梯帝国,当时规定,如果有人从埃及逃出,赫梯应该将这些人连同他们的财产一起送回埃及。无论在古代还是现代,国家都无法将本国国民框定在边界之内,要惩治跨国犯罪就需要国际合作。近代主权国家的观念确立起来之后,引渡就成为司法合作的重要形式,如果一个人在A国犯罪,逃向B国,为了惩治这个罪犯就需要进行引渡回国,从理论上说,主权国家实行属地管辖的原则,B国对别国公民没有管辖权,但为了维护A国的主权,引渡是比较为各方接受的解决办法。主权的领土性和犯罪活动的跨界流动形成了矛盾,司法的国际合作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现在中美之间还没有引渡条约,但这并不意味无法进行司法合作。一些贪官逃到美国,多半会在移民、洗钱等问题上触犯美国的法律,美国的司法机构就可以提起诉讼,遣返回国也就变得可能了。2000年的时候,中美签署了关于刑事司法协助的协定,在刑事诉讼中相互协助调查取证、冻结、抵押和没收财产等等。此外,中美两国执法部门还通过执法合作联络小组就共同关心的话题进行磋商和沟通,中美计划在8月份的会晤中就引渡携带国家财产潜逃至美国的中国官员进行磋商。可以预见,中美之间的反腐合作将越来越制度化,贪官要藏匿于美国,恐怕越来越难了。

追逃与追赃是联系在一起的,不但要将贪官绳之以法,还要把他们盗取的国家财产追回来。中国和加拿大将签署在逃贪官的资产返还和资产分享的协议。要全部追回贪官们带出去的赃款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如果资产能够被证明是贪污、挪用国有或者企业的资产,就有可能追回,而走私或者非法所得就要跟缔约的另一方“分享”。虽然有些资产不得不与他国分享,但是跨国反腐还是非常有必要的:一方面可以形成对贪官的震慑力,没有天堂可以让他们享受贪腐所得;另一方面可以尽量减少国家损失。

中美之间在反腐领域的合作刚刚开始,缔结引渡条约也是未来合作的前景之一。由于两国司法理念和制度存在诸多差异,短期内缔结引渡条约还有难度,但这并不妨碍两国司法合作的推进。至少在反腐的目标上中美之间是有共识的,美国的反海外腐败法案就折射出美国跨国界反腐的“诚意”,不仅本土的企业和机构不能贪腐,跨国公司走出去也不能贿赂东道国以谋取商业私利。虽然美国的做法看上去有些霸道,但却有助于商业环境的维护,也算是给全球治理提供了公共品。随着中国企业不断走出去,中国也需要在反海外腐败方面进行立法,约束中国企业在海外的行为,改善中国企业的国际形象,降低海外投资的风险。无论美国还是中国,跨国界的反腐合作不仅有利于本国发展,也是大国需要承担的国际责任。

中美之间的反腐合作推动了两国司法合作,虽然司法合作不像军事、外交那么引人关注,但是它代表着中美两个社会之间的互动,也涉及到了最核心的国家主权之间的互动,为两国的深度合作开辟了新领域。在大国战争已经很难想象的时代,竞合要比竞争更重要,大国实力的重要体现就是进行国际合作的能力。司法合作是内政的“外交化”,所谓的“内政”的边界已经比较模糊了,社会之间的流动已经成为常态,公共管理也不再是一国政府能够垄断的,公共领域也国际化了,也就是说在传统的主权范围之外出现了新的治理领域和难题,这就需要进行部分的主权让渡,建立超国界的合作平台,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一种国际法治。

司法合作的必要性毋庸讳言,但也要承认司法合作也存在种种障碍,除了司法制度存在诸多差别之外,更重要的障碍来自不信任。而从具体领域合作,比如反腐,也是培养两国信任基础的重要一步。联手反腐以及更多司法合作,也是中美增强彼此依赖,走向新型大国关系的台阶。

梁石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