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严安检”能否保证高考诚信

2013-06-04 08:35:04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张英] [责编:李成辉]
字体:【

  文胸要换成背心,裤子穿松紧带的,鞋子最好是一次成型的塑料凉拖……这是吉林省一名高三班主任近日给学生们总结出的高考“穿衣宝典”。今年吉林省将实施“史上最严”高考安检,金属探测仪一响,即便只是文胸后面有两排金属搭扣,也将被拒之门外。(6月3日《新京报》)

  对吉林省实施的“最严安检”,有人大声叫好,认为可对作弊者严加防范,最大程度保证参考者的公平;也有人质疑,认为过犹不及,增加了考生的紧张情绪,且不一定能够取得预期效果。在这些臧否意见中,不难看出整个社会因高考而弥漫着的纠结情绪,这种纠结情绪发生于高考作弊的无法禁止,以及为杜绝舞弊现象而不得不采取难免让人非议的严厉措施。

  这种纠结同时也反应出与高考有关的诚信正在沦陷,从而不得不靠严酷手段来加以挽救。有关高考舞弊,有人形容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胸罩里藏微探头、楼顶装无线电装置、学校负责人伙同作案等等,一系列高超的舞弊手法,让一些地方的高考几乎成了八仙过海的舞弊竞技场。在这样的前提下,吉林的“最严安检”确实有推行的必要,毕竟面对防不胜防的舞弊手段,必须最大程度上去保证高考的公平性、保护学子权利,而不能不作为。

  从个体层面来说,最严安检确实可以防止考生夹带答案或私藏科技产品进行舞弊,但高考的舞弊行为并不仅仅体现在具体手段上,它还包括了管理、制度等在内的社会现象。例如曾经轰动一时的江苏省滨海县集体舞弊案中,滨海中学校领导和滨海五汛中学高中教师组成了一个高考舞弊团伙,涉及人数达20多人,这说明在“升学”驱动之下,舞弊动因至少还包含了“成本收益”类型的趋利心理,这种心理不仅体现在部分教育者身上,也会体现在高考监守相关人员的身上。这也难怪有人质疑“万一检测人员被买通,到时关掉仪器,照样检不出来”。

  其实,高考舞弊又岂止停留在考场?相对于考场运用高科技舞弊的行为,近些年越来越流行的“高考移民”、枪手替考、集体替考、试题泄露以及各种不公平的考试与招生录取模式难道不是一种制度性、规模性、群体性作弊?2007年,河南郸城花8000元任改考生档案,云南宣威花5000元可以搞定一个监考老师,只是为“枪手”替考扫清障碍。这些现象的发生,充分说明高考的公平和诚信远非“最严安检”能够确保。

  挽救高考诚信与公平,需要严格到每一个步骤,除“最严安检”外,更应采取系列措施,从监考、管理、教育和录取模式等层面进行肃清。在一些地方的舞弊案久拖不决,难以给公众合理交待的语境下,“最严安检”又如何让人相信此乃高考公平、诚信的新起点?

  目前吉林为使考生顺利应考,学校都在反复进行安检演练,以防考试当天学生因疏忽而失去考试机会,在祝福考生的同时,我们也希望“最严安检”能够给学子们带来好的契机,更希望能够使高考重拾诚信。但显然,挽救高考公平和诚信,还亟待在其它方面加强建设,完善各方机制。

  本网评论员 张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