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视点PK台吐槽辣眼时评三湘时评环球视角媒体观察作者文集
博客 论坛 新闻

“我告饶了”,是对法律的无助和失望

2013-01-28 11:24:01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董国昌] [编辑:李成辉]
字体:【
打印 复制链接

  黑龙江省伊春市带岭区居民陈庆霞因常年上访,被当地政府部门强行安置在一所废弃的太平间里,限制人身自由达3年之久,被紧缩的房间窗户上贴满了“我告饶了”的字样(1月25日《中国青年报》)。

  太平间里关了一个大活人,还真应了那句“死人给活人”让路的俗语。而且,置身在一所废弃的太平间里长达三年之久,手机屏蔽、前后监控、还有环卫工人常年伺候,真是戒备森严。对于一个因质疑丈夫被打,讨一个说法的陈庆霞,何以得到相关政府部门如此骇人听闻的“关照“呢?

  2007年,陈庆霞被带岭区信访办工作人员押回之后,儿子丢了,自己从站着走进看守所到横着“走出”看守所,再被关到“停放尸体和花圈的太平间”,这中间到底了发生了什么事?本来已经连走路的能力都丧失了,还要被关进“太平间”,带岭区信访局、看守所的相关工作人员难道打算真的要陈庆霞做一个“活死人”?种种问题直至带岭区相关部门的冷血、残酷和丧失人性的恶劣行径。若非如此,在陈庆霞因为遭遇截访失去儿子的心情已是痛楚不堪,却仍遭到信访局和看守所官员的“礼”遇,连走路的权利也被剥夺?若非如此,陈庆霞在失去儿子、遭遇双腿被致残之后不敢申诉而在窗户上张贴“我告饶了”的纸条?

  “我告饶了”,是陈庆霞绝望的泣诉,是对带岭区相关政府部门淫威的胆怯和害怕。“我告饶了”,同时又是对法律和制度无望的放弃,一个在法律不可谓不健全,制度不可谓不完善的社会体系中,公民的人身权益都无法保障,还谈什么言论、上访的权利和自由?在陈庆霞无助之时贴上“我告饶了”的纸条,无疑是为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利贴上的一个标签。

  《宪法》规定,任何机关和个人都不能不超越法律限制人身自由。但是,带岭区在陈庆霞劳教之后又进行关押,于法于理都毫无依据。更雷人的是伊春市带岭区宣传部回应媒体质疑时,将陈庆霞的非法关押说成是“出于人道主义”的“人文关怀”,并称将“继续对信访人陈庆霞进行人文关怀”。这是对人权的蔑视,同时也是对法的践踏。

  信访局作为受理、交办、转送信访人提出的信访事项的组织机构,上为政府提出完善政策和改进工作的建议,下为黎民百姓疏导解决问题。可是带岭区信访局不但放弃自己的职责于不顾,借助权利机构滥施刑罚,用令人发指的残忍行为打压上访人,即使当事人陈庆霞在上访过程中出现如官方所说“打砸”行为,也应公开、公正的给公众一个明确的答复,而不是将当事人进行诸如“太平间”之类的黑监狱进行关押。这不是维稳,这是在抹黑党和政府的形象,如此维稳只能使民众和权利及机构的裂痕越来越大,正如带岭区相关领导人所说,陈庆霞对政府做什么、说什么都不在相信了,当民众对政府作为失去信心、不在相信政府的时候,政府还拿什么取信于民?

  当前最需要的是伊春市带岭区拿出实际行动,尽快对陈庆霞施以物质、心里和法律的救助,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给党和政府一个交代、给民众一个交代,方可消弭政府和人民之间被特权、维稳之类的不当行为所伤害的巨大裂痕。

  董国昌

  声明:凡注明"来源:华声在线"均系华声在线原创作品,转载时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署名"。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频道精选
网站地图
集团报刊系列
湖南日报 三湘都市报 文萃报 大众卫生报 科教新报 华声杂志 文萃月刊 向日葵·中国故事 放学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