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卡“啃农”背后的权力错位

2011-11-01 12:01:42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禹海君] [责编:李成辉]
字体:【

眼下正是新疆棉花收购高峰期,虽然丰收已成定局,但由于市场疲软,棉价低迷,棉农普遍增产不增收。在此情形下,位于塔里木盆地的阿瓦提县和驻地一些涉农机构却设置关卡,向出外售棉的农民收费,记者暗访发现,在其中一条短短200米的售棉路上,要运一车棉花过去,农民要缴费两次,少则一二百元,多则三四百元。(10月31日《经济参考报》)

这无疑是赤裸裸的盘剥,2001年,国务院办公厅就印发了《棉花收购加工与市场管理暂行办法》的通知,规定任何地方政府及部门不得采取划片、设卡、发放准运证等方式限制或变相限制正常的棉花收购、加工、销售活动。2003年,国务院进一步出台文件,允许自由买卖棉花,任何个人和企业都可以收购棉花。但是,当地干部群众却反映,县上设卡收费的现象近年来一直存在。

国家三令五申,为何阿瓦提县置若罔闻?据报道,近年来,阿克苏地区利用世界银行贷款实施了塔里木盆地灌排与环境保护工程,但由于阿克苏地区个别县市还贷困难,比如阿瓦提县就是贫困县,去年财政收入刚超过7000万元,为了凑足还贷资金,经自治区批准,财政厅下发文件认可,阿瓦提县开始向棉花经营企业按每50公斤5元的标准征收“还贷准备金”。

可是,受棉花市场价格影响,尤其是自今年9月以来,阿瓦提县的棉花收购企业给农民开出的价格普遍低于周边县市,当地棉农只好选择去附近的县市交售。这就导致了棉花经营企业的收购量大减,进而使得阿瓦提县依靠向棉花经营企业征收“还贷准备金”的计划严重受挫。因此,依靠设卡收费阻挠棉农将棉花外销,便成了一条捷径。

从实际效果来看,设卡收费并没有遏制棉农将棉花外销的热情,尽管棉农对此怨声载道。相反,设卡收费却给阿瓦提县带来了巨大的利益,据记者测算,两个关卡1个多小时内至少有大小50辆拉运棉花的农用车辆和拖拉机通过,缴纳的费用从200元到400元不等,照此推算,收费将到万元之多,与向企业征收“还贷准备金”的标准并无多大区别。

在日益强调民生的今天,设卡收费显然是在背道而驰。尽管阿瓦提县此举是为了还贷,或是无奈之举,却暴露了权力的错位。本质上,权力是人民赋予的,只能用来服务于民众,但因权力赋予和运行的体制结构上存在弊端,官员自上而下任命,权力被视为上级的“恩赐”。因而,地方政府才会无视民众疾苦,一切服务于政绩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