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子破冰 才能让“穷二代”走进春天里

2011-04-13 16:32:20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董国昌] [责编:龙腾]
字体:【

  文/董国昌

  “穷二代”人力资本弱、社会资源少,要他们依靠自身的力量去摆脱困境很难。这需要外部力量的导入。南开大学政府管理学院的郭大水教授建议,政府应该加强对“穷二代”的人力资本投入,特别是加强对二代农民工的培训,使他们拥有可以在城市立足的一技之长。同时,加快户籍制度等改革,促进公共服务均等化,充分发挥政府对弱势群体的保护作用。(3月31日《人民日报》)

  从“农民工”到城市“边缘人”、从“留守儿童”到城市“借读生”,一代农民工和他们的农民工二代,在农村和城市之间过着犹如候鸟一样迁徙不定的生活。乡村的家一年或几年等一回,城里的“蜗居”成为油盐酱醋茶夹杂汗水与脚臭的酸甜苦辣生活集中营。廉价的苦力筑起城里的高楼大厦,汗水浸透的钞票连豪宅的厕所面积也不敢奢望。房东跟着房市日益增长的房租水电费、潜规则的孩子借读费、面条馒头加大葱的生活费等等,让农民工紧赶慢赶地追日子。可是,比高铁快、比泰山重的日子,总要金钱来打发,无论怎么节约,总是节约不过乘着直线上升的物价。于是,差距越来越远,分化越来越大,农民工一代更比一代穷。

  穷本身没有错,穷也不是一成不变的,“穷则变、变则通、通则达”。可是,在经济发展中日益凸显的城乡差距、贫富分化、户籍制度等不能从根本上得到改变和扭转,那么贫穷的世袭的改变也就无从谈起。首先,在社会主义发展初期阶段形成的唯GDP看地方政绩和发展的制度体系,形成了特定时期经济链条下的官商圈、富人圈、穷人圈;其次,户籍制度造成了城里人的无上荣光和乡下人的低下卑微,“农民工”一度成为城里人或富人眼中的“歧视”对象;第三,教育制度的不完善,农民工子女的上学成为“候鸟式”的迁徙。一纸学籍让城里孩子和农民工孩子在同一片蓝天下拥有“借读生”的不同身份。于是,这种社会环境下产生的穷二代,家成了回不去的纠结,城市又是无根的飘零。

  “穷二代人力资本弱、社会资源少,要他们依靠自身的力量去摆脱困境很难。这需要外部力量的导入。”因此,要彻底改变穷二代,让其在公正的社会中拥有生活的尊严,只有打破畸形的利益链圈子,给穷二代提供公平合理的创业机遇和竞争机遇,才会实现“国富民富、国强民强”的理想的幸福生活。然而,对于日积月累形成的圈子进行破冰,需要制度强力推进。第一,在政府督导下成立由国家金融机构、慈善机构、公益机构和企业组成的“穷二代”风险投资和就业机构,打破银行等金融机构“为富不仁、嫌贫爱富”的思维;第二,有力打破利益链条下滋生腐败的官商圈及富人圈,建立健全社会主义特色的帮扶制度和法律体系。要认真解读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同志提出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战略思想内涵和外延。现在“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承担社会责任和国家使命的时刻到了,要带动全中国人民实现共同富裕。并制定“官员”和“为富不仁者”的帮扶问责制;第三,打破户籍制度下的教育怪圈,让不同家庭出身的二代,在同属于一片蓝天的大地上,享受同等的教育甘霖。对于在一个地区的一所学校接受了至少三年完整教育的学生,给与在当地参加中考或高考的权利,结束“候鸟式”的迁徙。同时,以完善的法律制度体系制止“潜规则”或“变相”的借读费的收取,以减轻农民工的负担。第四,打破就业制度下的“裙带圈”和“利益圈”,对于当前公务员和国有企业的用工制度,要公正、公开、透明,公平竞争上岗。对“裙带”或“利益”关系下的上岗者,实行株连式查处;第五,打破特权下的畸形“同盟圈”,即某些政府部门参与下的国企、合资企业形成的权利和利益分配“同盟”,让权利在阳光下运行,使穷二代、官二代、富二代站在统一起跑线上,拥有公平合理的竞争机遇和生活尊严。

  因此,圈子是社会主义发展初期阶段的产物,只有坚持社会主义科学发展观、坚持以民为本的执政理念,打破社会主义初期阶段形成的各种有碍社会民生和发展的圈子,才能使“穷二代”走进社会主义特色新中国的春天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