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手机和ipad版 掌上华声 繁体
华声视点PK台吐槽辣眼时评三湘时评环球视角媒体观察作者文集
博客 论坛 新闻

教授为何频遭“人格的污辱”?

[来源:华声在线][作者:朱方清]时间:2011-03-14 10:49:19
字体:【
打印 复制链接

  文/朱方清

  于普通民众而言,“两会”的魅力之一莫过于长“见识”——这回更是轮到知识界了。清华大学教授、全国政协委员邢新会经常应邀担任科研基金项目的评委。有时,邢新会刚刚得知自己是某个项目的评审专家的当天,各种各样的“沟通电话”就随之而来。更有甚者,如果到外地参加项目评审,各种名目的公关更是让人应接不暇。参评人拿着材料,恭恭敬敬地请他“指教”,带来的材料里经常夹着一定的“东西”,令他不敢接电话,半夜12点之前不敢回宾馆——对于此等现象,邢新会教授不胜其烦,深恶痛绝,直呼“这是对我人格的侮辱!”(中国青年报)

  充斥社会各领域的“潜规则”,竟然在向来比较“清高”的知识界有着如此庸俗离奇的表现,颇有些出人意料。除了邢新会委员的“侮辱论”外,南京大学教授高抒委员也自曝相关“痛楚”,他说,每年一到评审季节,有很多人来送钱、送物,这让他感觉很棘手。开始,他会把钱寄回去。可是一寄,这件事情就暴露了,对参加评审的单位损害很大。他又想了一个办法:把钱送给学校工会,过年过节时捐助贫困职工。但这仍不是妥当的办法。后来他又找了两个途径:捐给学校的发展基金和贫困大学生基金。全国政协委员、海军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尹卓同样直陈现在科技界有一种“逼良为娼”的功利主义倾向,并交了一份提案:废止国家科技进步奖!

  “人格”频遭“污辱”,“御污”须用“奇计”,就连响当当的国家科技进步奖也与“逼良为娼”挂上了钩,不知道称喟娱乐界为“婊子的行业”的冯小刚闻此会否会心一笑。而如果不经几位教授委员亲口托出,我真不知道他们原来深藏着这么大的委屈、苦衷与愤懑,真恨不能把他们统统归类于比农民工还值得同情的“弱势群体”里边去了。

  然而在另一面,教授们的话又分明还原了当今学术腐败之乱象,着实到达了让人不忍卒读的地步。

  但是,我们不禁要问,置身“乱象”之中的教授们,您却是干嘛的呢?

  管理体制的落伍,社会歪风的熏染,这些无疑是促成学术腐败的要因;然而那些参与规则制订和各种决策的学界大佬们,那些身上贴着“评委、委员、专家、顾问”等各式各样金字招牌的教授们,想必也羞于全盘诿过,让自己厕身事外。恰如邢新会教授半夜12点躲在宾馆外的“逃遁之策”、高抒教授收了钱后上交的“变通之举”、尹卓主任提议废止国家科技进步奖的“抽薪之方”,以及各位借助国家会议所释放的委屈、苦衷与愤懑——其实都是相当“不给力”的,为何?因为较普通民众而言,象牙塔尖里的教授们更该率先摆正自己的位置才是,在点评江山激扬文字之时莫忘摸摸胸口的良心,问问自己究竟做得怎么样!

  勿须说,诸如所谓半夜躲宾馆外拒收礼、一次次收了礼后又设法转送他方之类的举动,颇像时下流行的各类廉政活动中某些擅长做秀的官员的行径,民间早识透背后的伎俩,而教授们居然也乐此不疲地践行并拿到大会上宣讲,说明其官僚气质已入化境,确不愧为“委员”了。但是以此衬托他的知识分子气质,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这里还不妨做点琐碎性分析,以邢新会、高抒两位教授在同一讲堂所述“事实”为例,同样面对围追堵截无孔不入的送礼者,前者认为是对自己“人格的污辱”,因而设法逃避以不让其得逞(成效如何就只好“如人饮水”了);后者却似乎没有感到“被侮辱”的成分,相反很是替对方着想,就连退礼会给对方造成损害都想到了,所以不得不另行绞尽脑汁以善后。同为中国知名学府的高级教授,在同一个“敏感课题”上的道德感知以及处理方式竟如此大相径庭,更遑论躲在暗处的以接受“人格的侮辱”为乐事的那些投机钻营分子了。这些难道不能让人匪夷所思之余,窥见中国学术界腐败的复杂成因并更为之掬一把冷汗吗?

  人们常言,知识分子是社会正义的倡导者、维护者,从而解释生活、申诉正义、张扬民主,履行社会责任,所以必须确保自己的人格和气节。《左传》提出了世人在气节方面的三个层次,即“圣达节,次守节,下失节”,将“失节”看作是一种耻辱。战国时期的宋玉在《九辩》中主张“与其无义而有名兮,宁穷处而守高”,把人格、气节看得比名利和富贵更重要。明代于谦的《石灰吟》则对节操作了形象、生动的描绘:“千锤百炼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青白在人间。”在我们的历史上,有许多先贤用热血和生命在是与非、黑与白之间筑起一座崇高的界碑。这不仅是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骄傲,更是整个中华民族的骄傲。用鲁迅的话来说,这些始终坚守独立人格和高尚气节的先贤达士,才是中华民族挺拔的脊梁。

  令人遗憾的是,部分知识分子成为权力、金钱与知识之间的同谋或清客,而且极善于伪装自己,糊弄他人。胡耀邦曾嘲笑这类知识分子:“你想用什么,他们能写什么,还振振有辞,神乎其神,1958年能吹亩产几万斤,1966年能吹‘最、最、最’,陈胜、吴广与秦始皇几乎成了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共同反对奴隶主。”胡耀邦对这类知识分子极为轻蔑,怒斥道:“这种人,既没有知识又没有骨头!”当今,教授的学术声誉在下降,教授的诚信被打上了问号。甚至有人断言,具有独立人格的学者或教授已经“绝种”。早几年前就有有识之士痛心疾首地喊出知识分子得好好补补钙,以“站直了,别趴下!”而对知识界放眼四顾,又有几人真正“站得直”呢?

  其实有很多寻常而浅显的道理能够跟教授们讲得通,以消除他们貌似由衷的怨艾与焦虑。譬如隔壁王二娘常挂在嘴边的“苍蝇不盯无缝的蛋”,再譬如中学生书店那本畅销的《速读孟子》中那句“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等等,即不难令频遭“人格的污辱”的教授们心气平和几分,然后再转头检查一下自己的屁股(如果他承认这些浅显道理的话)。倘若教授们再偷偷补补钙,让全身的“骨头”达到应有的“硬度”,那么不仅各色“污辱”难侵,而且自己也无须躲到深夜的宾馆之外,不会被送礼者搞得左右为难处心积虑,至于科技界的“逼良为娼”更将无从下手,于是乎“某某进步奖”之类的游戏也就真有玩头了。

  声明:凡注明"来源:华声在线"均系华声在线原创作品,转载时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署名"。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频道精选
网站地图
常德频道
湘潭频道
衡阳频道
邵阳频道
娄底频道
株洲频道
集团报刊系列
湖南日报 三湘都市报 文萃报 大众卫生报 UP向日葵 科教新报 华声杂志
商务自营
经济在线 教育频道 安全频道 形象片 新农村 房产频道
合作频道
结 婚 族 民生频道 城乡频道 数字湖南 健康频道 华声人才  华声IT  细胞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