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购令"不能沦为资源享有权的变相确认

2011-02-23 08:19:25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叶和平] [责编:龙腾]
字体:【

  文/叶和平

  上周末俨然成了“限购令周末”。继北京版限购令出台后,上海、广州等城市也相继出台了限购令细则,且都与户籍等条件挂钩。对非本地户口人附加了更为苛刻的住宅房限购条件。

  一直为人诟病的户籍制度起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鉴于当时城市出现严重的资源短缺,需要更为严格方法来管理人口及其迁移。1951年公安部颁布规定建立城市人口户籍制度,6月,国务院正式颁布了《关于建立经常的户口登记制度的指示》。指示要求,全户或个人迁入或迁出县级行政区时必须向县一级政府报告和领取迁移证。

  同年8月,国务院发布了《市镇粮食定量供应暂行办法》。开始向城市居民定量供应粮食,并很快延伸到布料、肉类、食油、食糖、煤炭、手表、自行车、缝纫机等。城市户口不仅是一种身份的体现,更是一种资源享有权的确认。有城市户口,就有了生活基本保证。

  有城市户口就有资源享有权的语境下。 拥有一个城市或者大城市户口,成了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奢想,人们试图通过各种途径获得城市户口,参军、考学、顶班等,成者自豪,败者惭愧。2009年,北京海淀区法院还审理一起涉嫌买卖国家机关证件案。嫌疑人胡某等利用假公章,为人办理假北京户口进行诈骗。前年有媒体报道,北京有许多事业辉煌的成功知名人士还没有北京户口,甚至还有人花几十万买呢?可见,拥有大城市户口何等的不易!

  此种户籍制度在当时有一定积极作用,但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弊病显现出来:阻碍了人口的流动;造成了人民在事实上的不平等;极大地延缓了城市的发展脚步,阻碍了农业现代化,不利于我国城市化进程。

  阻碍社会生产力发展的户籍制度必然会受人苛责。近些年,在社会一片呼声中,户籍制度有所松动。例如:“取消夫妻投靠落户限制” 、“大专生签订合同可落户”、户口不再分农业户与非农业户,统称居民户”,“新生儿落户可随母也可随父”。

  可它依然不适应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和人们对幸福生活的追求。拿后者来说。人要生存,总要有个自己的家,而家存在的必要条件就是一套自己的房屋,而出门就能坐车,下楼就能购物,上街就有灯照明的城市的那套房就成了许多人毕生追求。很多人不管户籍在何方,拼死拼活在城里买房,有钱的人更想在条件优越的像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购房安家。但北京、上海户口可不是花几十万人人都能买到的。

  前些年,购房就上户的政策,让不少人成了名副其实的大城市人,而今的住宅房限购令却限制非本地户口者购房,给那些至今没有大城市户口却想在那里安家乐业的人当头一击。这是变相对户籍资源享有权的确认,公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