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皓:官员微博试水的另类解读

2011-01-25 11:17:14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唐时华] [责编:龙腾]
字体:【

  文/唐时华

  当下之中国,集试水者和先驱者于一身,合媒体记者和政府官员于一体,在政治漩涡和民意战场中始终高举高打,在漫天骂声和仕途撞墙后仍能具“虽千万人吾往矣”气慨的,独伍皓一人。他曾对自己的微博作出了新的定位:“本博改为只发宣传信息,回避谈个人的任何事情和个人观点,虽然少了些趣味性,但织围脖一年多以来,终于找准了官员微博的定位。官员开微博,就不能有自我,虽说很残酷,但在目前的网络环境下,只好如此。等中国网民的素养普遍提高以后,再展现个性吧。可惜觉悟晚了些。”

  在雅虎人物第一期中,“书生之性、官员之身与理想主义者之魂”、“玩的是后现代,走的是前现代”、“心有未竟事,身系千千结”、“必输游戏:双重弱者的两线战役”等标题,取得很是“给力”。作为主角的前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现已奔赴云南红河州委任州委宣传部部长。国内首位实名开微博厅级官员,其人气飙升的微博,如今已经不再谈家庭生活、美女、人生感悟,笔者之后看到的微博,已只是其到红河后的一些工作设想,和官方新闻发布会无异,泯然众人矣!禁不住一声叹息!

  在纷繁复杂、信息浩淼的网络时代,一名官员的微博及行为,竟然吸引了如此多的眼球,汇聚了如此高的人气,这样的现象不得不让旁观的我们深思。

  思考之一:与官员有关。网络是一柄双刃剑,有利必有弊。自2009年11月21日伍皓的新浪微博成立以来,短短一个多月,就达近60000名粉丝。假如伍皓作为一名普通网民,其博客即使再精彩绝伦,可能也难达到如此高的点击率,诸多媒体也不可能浪费如此多的笔墨和宝贵的版面去大肆渲染,开玩笑,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呀!其实,媒体总编们也不是脑袋进水,思路打结。“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这个头衔,才是问题的真正关键所在,离开了官员这个前提,伍皓的微博就只是自娱自乐而已;反之,在获得如此高的追捧之余,网民的挑剔也是必然,要知道这是互联网,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个麦克风,不满意,谁都可以拍砖头,吐口水,正常不过。伍皓在微博上“等中国网民的素养普遍提高”的说法,只能说明伍皓同学对互联网的认识还需要与时俱进,与网民的素质关系不大。

  思考之二:与面孔有关。伍皓的微博一改官方新闻发言人的面孔,家庭琐事,欣喜愤怒,甚至一些在很多官员看来无论如何属于“不得外传”的潜规则,屡屡出现。这种“鲶鱼效应”的反应,让网民认识了一个新的伍皓,一个个性鲜明的官员。毫不掩饰地说,我也是伍皓微博的粉丝,算是经常关注他的状况却又尚未谋面的一个旁观者。他玩微博,聚粉丝,论时事,秀生活, 甚至将与女儿的合影及夫妻婚纱照设置为自己的微博头像。让我看到一个有血有肉的伍皓,一个生动鲜活的伍皓,他就像咱们身边的兄弟,那种可以一起下小馆子可以搂肩搭背的哥们,这让人感到亲切。一个微博,让我们认识了一个官员的另外一面,要是哪天咱们生气了,也会在微博里骂他两句,而不必担心被跨省追捕。呵呵!因为我知道,他不仅是宣传部副部长,更是伍皓自己。

  作为旁观者,我们无法评价伍皓微博生活化的对错、含义或者意义,那似乎是很遥远的问题,置之一旁,都可以不管。雅虎人物在其专题中称其为“失意孤独者”,似乎也并非准确,既然称伍皓“是被贬还是被重用?是流放还是历练?”尚未确定,人虽离任,但又履新;往事俱在,却未盖棺定论,又何来“失意”之说?但是,仅仅就伍皓微博的可读性,实在比一些空洞无物、千人一面的文章有可读性,寥寥数语,让人触手可及,这些微博,是比那些长篇累牍的空话套话要招人喜欢。

  思考之三:与书生无关。雅虎人物篇目《书生之性、官员之身与理想主义者之魂》中有这样一段描述伍皓的话:“山窝里苦读出来的金凤凰,北大中文系的才子,新华社高级记者。轨迹鲜明的成长过程,给伍皓烙上了读书人的深深印记。不论是早年给总书记写信的学生意气,还是最近欲跟中青报及记者李鸿文法庭上见的针锋相对,伍皓的书生气质尽显无疑。这样一个人,即使在文坛跟人吵架斗嘴也未必能落到好,可他偏偏还是位居厅级的地方大员。”笔者不知道编者使用“书生”一词的本意,但是,从上下文的“作为书生的官员伍皓,或者作为官员的书生伍皓,总是把一些事情看得过于简单。”等描述中,大抵可以把“书生”解释为“不懂规矩,考虑简单”的。中国人几千年的文化中,虽然“书生”在很多场合也是作此解释,比如:“百无一用是书生”,说一个人不成熟,那就是“书生气十足”等等。但是,“指点江山,激扬文字”、“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又何尝不是书生意气。书生一说,扬否,抑否?

  其实,笔者倒是认为,伍皓微博,虽然没有四平八稳,却是清新可人,把伍皓比作书生,此言差矣!伍皓就是伍皓,与书生无关,与世故无关。那些抬高或者贬低“书生”的各位看官,别误解了“书生”二字。

  理想主义另类、新锐官员、青年领袖,一个伍皓,竟然承载了如此多的沉重,这到底是可喜还是可悲? 这个问题,值得从心底发问和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