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手机和ipad版 掌上华声 繁体
华声视点PK台吐槽辣眼时评三湘时评环球视角媒体观察作者文集
博客 论坛 新闻

取消“农民工”称呼就能找到身份认同感?

[来源:华声在线][作者:马小龙]时间:2011-01-25 09:58:24
字体:【
打印 复制链接

  文/马小龙

  近期,地方两会上有代表建议“取消”农民工这一称呼。原因则主要在于认为“农民工”的这一称呼使其所代表的群体与城市产生隔阂并缺乏社会归属感。(1月24日 四川日报)

  事实果真如此吗?

  审视这一提法,我们或许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09年深圳市召开全市就业工作会议时,新上任的代市长就曾说过“农民工”的概念已发生变化,深圳“农民工”这个概念将会消失。同一年的两会上,宗庆后亦曾坦言,农民工称谓带有歧视性质,应改称为工人。

  笔者则以为,单从“农民工”称呼本身来看,其远远未能拥有如此大规模杀伤力。倘若如此,那必定是社会发展步入了舆论至上的非良性阶段。我们可以承认“农民工”这一词汇难以清晰界定原有群体,代之以新称呼概况目前状况。譬如,目前进城务工的农村劳动力已经到了第三代,他们中的多数已与城市互为依赖,职业早已是产业工人、公司职员、服务业员工等,成了城市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可是,广大社会民众绝不会因为他们仅因出生地户口就仍然称其为“农民工”。

  这这一说法显然与现实并不相符。正如笔者所知,在笔者四十余人的大学同学当中一半以上来自农村,毕业后又很大一部分留到城市并且在令人羡慕的金融行业工作。那么,是否还有人称呼他们为“农民工”呢?同样被事实证明的是,在同他们的聊天之中,也几乎不曾耳闻他们不能得到城市的身份认同并相应缺乏社会归属感的只言片语。

  反驳者自然有之。他们或许会说,笔者所讲的“农民工”与他们提及的不尽相同。那么,笔者必须指出,这种反驳者的言外之意显然包含着对更为普遍意义上的“农民工”一种称呼上的歧视。另一方面,“农民工”在为一个城市的发展提供巨大的人口红利的同时,却未能享受来自城市当地政府提供的诸如许多城市市民那样的待遇。所以,事实就是,恰因为这种或有或无的歧视和亏欠,才决定“取消”农民工的称呼。

  一种词汇的变化进程往往反映着社会的嬗变。正如一个人的生命要递次经历的生老病死,一个时代催生的极具鲜明时代特色的词汇同样要经历类似的过程。不过,值得玩味的是,“农民工”这一词汇并非是因为这一庞大群体正在退出历史舞台进而淡化与模糊了诞生之初的意义,而是因为这种越走越狭隘的观念和理解态度使得我们无法以一个坦诚的心态正视这一词汇以及词汇背后的群体的存在。

  农民工入城的趋势并未停滞。而且可以预见的是,伴随城市化进程的推进,尤其是中西部的崛起,二线城市在发展过程中难以避免地还要经历沿海城市外来人口入城的阶段。而农民工亦还将作为一个庞大的群体而存在。

  所以,在笔者看来,我们大可不必要像某些代表建议的那样,在官方文件、发言及主流媒体中,应逐渐取消“农民工”用词,以群体、个人实际职业称呼,为改变称呼“农民工”的社会环境营造必要条件。我们要做的是更加实在的工作,让我们的农民工兄弟享受到一般市民的待遇。 或许,这种做法更能帮助他们找到身份认同感。

  声明:凡注明"来源:华声在线"均系华声在线原创作品,转载时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署名"。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频道精选
网站地图
常德频道
湘潭频道
衡阳频道
邵阳频道
娄底频道
株洲频道
集团报刊系列
湖南日报 三湘都市报 文萃报 大众卫生报 UP向日葵 科教新报 华声杂志
商务自营
经济在线 教育频道 安全频道 形象片 新农村 房产频道
合作频道
结 婚 族 民生频道 城乡频道 数字湖南 健康频道 华声人才  华声IT  细胞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