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被上楼”打开潘多拉的盒子

2010-12-24 15:05:56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李金磊] [责编:龙腾]
字体:【

  文/李金磊

  一场“农民被上楼”运动正在全国各地发生——无数的村庄正在“被消失”,无数的农民失去庭院,农民“被”住进集中建设的楼房。地方政府利用、“曲解”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以地生财。有的地方违背农民意愿,强拆民居拿走宅基地。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陈锡文指出,在这场让农民上楼运动的背后,实质是把农村建设用地倒过来给城镇用,弄得村庄稀里哗啦,如不有效遏制,“恐怕要出大事。”(《新京报》11月2日报道)

  相信这一句“恐怕要出大事”绝对不是危言耸听。在这场新的圈地运动中,在这场“被上楼”运动中,正在上演着一幕幕惊人的剥夺、浪费、暴力和血腥。山东诸城宣布取消在域内所有行政村建制,生生造出208个“万人村”。曾被评为河北省生态文明村的董家务村,如今已拆成一片废墟,刚修好的“村村通”水泥路被铲平。江苏省邳州市坝头村被整体拆迁,但农民公寓还要村民补差价购买,购买不起楼房,村民徐传玲于去年10月自杀。今年1月,当地强制农民上楼,十多人被打伤住院,甚至有村民还被拉到湖边,受到“沉湖”的死亡威胁。

  让农民失去土地,是件很可怕的事情。但是,我们眼睁睁的看到,潘多拉的盒子正在被打开。

  农民被上楼受益的不是农民自己,而是地方官员。农民上楼可以富了当地官员,富了村支书和村长,富了开放商、富了包工头,但就是富不了农民自己。农民失去了院落、失去了放生产工具和饲养牲畜的地方,还可能失去鲜血和生命。

  地方政府如吸血鬼一般,为获取更多土地暴利而表现出空前的积极,而被“逼上楼”或“打进楼”的农民不得不面对新的生存方式,农具、拖拉机、柴草、粮食、猪牛羊都无处安放,心也无处安放。没了村庄,人情味和淳朴还有么?乡村气息还有么?离家的孩子们还会去留恋他们的故土么?几代人居住的地方,被权力和资本“合谋”强占了,多少人的心灵家园被暴力强奸了。

  我们不得不悲哀的发现,当今中国社会的发展牺牲的总是农民。城乡二元制结构时期,以农业养工业,以农村养城市,那时候农民的牺牲自不必说,说起来也都是眼泪。如今好不容易国家意识到二元制和”三农问题”,说要统筹城乡发展,以工促农,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却不成想变成新的圈地运动,变成了让农民“流离失所”的运动,说起来何止是眼泪。

  当我们还对宜黄官员“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这句话愤愤然时,强拆在全国已成了燎原之势。“挂羊头,卖狗肉”的地方政府扯着城镇化的大旗,做的是剥夺村民宅基地、侵害农民利益的事。有些地方政府拿走宅基地利益的同时,甚至还要求农民交钱住楼房。这样的做法与强盗无异。

  如果政绩、GDP、权力和暴力继续凌驾在老百姓利益的头上,那么潘多拉的盒子终将打开,后果将会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