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民强砍果农果树,村霸还是村官?

2009-06-02 13:39:03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周奕婷] [责编:鲁红]
字体:【

  作者:周奕婷

  “谁砍树就给谁发100块钱,不砍树的将来土地补偿款就别想要了!”5月8日上午,西乡县城关镇葛石村八组70多名村民在组长葛录德的带领下,手提刀斧,将村民袁有德果园里的1699棵油桃、枇杷树拦腰砍断。袁有德、乔小丽夫妇欲哭无泪。(西安晚报6月1日报道)

  据记者多方调查,事情的冲突了能起源于承包合同期满后,双方关系没有处理好,导致干部发钱鼓励人们毁坏果园。在问及发放费用从何而来时,村干部葛录德回答地很干脆:“发的钱是我个人垫支的,以后再让集体给报销。”

  当然,合同中的纠纷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其中属谁之过错,有待相关部门做最后裁决。但村干部处理问题之偏激的方式,却相当有失民心。

  一则,身为村干部,做事应通情达理,有法可依。而葛石村干部用“土地补偿”硬逼,同时施以“发钱”进行软诱,带领群众,强行砍他人果树六千多棵,这与“黑帮老大”出钱雇人“杀人”性质有何异,而且其还动用行政权利,以此对百姓相威胁,其性质之恶劣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一个村干作为人民的公仆,是一个为人民服务的角色。退一步说,即便是果农的过错,作为一个思想觉悟都高于一般村民的干部,其责任应对村民进行劝说、教育。如果村民还一意孤行,不听劝告,对其施以“惩罚”的也应该是执法部门的事,哪里轮到你一个小小的组长“干起这挡子的粗活”?

  二则,村干部对于发放费来源的回答:以后再让集体报销。其自信而坚定的“干脆回答”中,透露出,似乎“报销”在其心里俨然成为既定的事。窃私下忖度,倘若不是往日报销都过分顺利让他积累了不少自信,对于这样一笔数目庞大的报销,他怎么会有如此大的自信。而且,话语中一个“让”字,折射着出村干部在集体财产中拥有多少操控的主动权!干部的支出报销完全是一种被动的审查过程,何来你一个“让”它报销?

  三则,村干部的职责是带领村民发家致富。而葛石村村组长因利益纠葛,带领村民一下子殃及一千多棵果树,糟蹋了几十亩地。俗话说:“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正值春天万物生长之时,对农民,一年的收获与否全系于春天的耕种。村干部竟凭一时“义气”,将百姓一年的收成全部荒废,即便是对于一个犯了错的村民,也不应该将破坏其一年的生产作为惩罚。这荒废的几十亩地,对于整个村子的总体经济都是一种倒退,从这个角度来说,这绝对是一个没有任何远见的领导者。

  期待事情尽快水落石出,也希望村干部在纠结于孰是孰非之时?应该尽快恢复生产,晚会已造成的不必要的损失!